2018-11-15【第五章青春肉体的芬芳】第二天中午,在学校食堂吃过午饭后,伍申一个人来到校园北面的杨树林中,这段时间以来他的身体已经习惯了校篮球队每天的训练,这么突然闲下来总觉得不对劲儿,偏偏医务老师和许玮又反复叮嘱过他不能剧烈运动。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片杨树林能够洗涤他心中的浮躁,正午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播撒在伍申裸露的皮肤上,那种暖洋洋的舒适让伍申觉得自己整个人完全放松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哭声顺着正午的暖风钻到了半梦半醒的伍申的耳朵里,伍申皱了皱眉头睁开眼往哭声传来的方向下意识看去。

    就见他身后不远处,有一个坐靠在杨树上的女生,正将头埋在两腿之间身躯是不是的抽动着,而传到伍申耳朵里的哭声显然就是从她那边传出的。

    原本伍申看过一眼之后,就准备起身离开的,毕竟全校上下好几千女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喜怒哀乐。

    然而伍申一眼看过去后,忽然觉得那哭泣的女生身形有几分熟悉,正在这时女生似乎察觉到了伍申的目光,从双臂环绕中把头抬了起来,露出了一张哭的梨花带雨的面庞来。

    这个中午躲到杨树林里独自哭泣的女生,竟然正是伍申的同班同学汪颖。

    这么一来,伍申倒不好径自离开了,稍稍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纸巾走了过去。

    汪颖接过伍申递来的纸巾,从里面抽出一张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虽然两只眼睛还是红红的,但总算没有再哭下去。

    「出什么事了?」兴许是因为昨天两人之间的接触,伍申犹豫再三还是决定问上一句。

    汪颖却只是自顾自的用纸巾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两人之间沉默了好一会,就在伍申以为汪颖不会开口时。

    汪颖才小声说道:「我被淘汰了……」看似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但是作为昨天的当事者之一,伍申却一下子听懂了,面前的汪颖显然没能通过校篮球队的入队考核,那体育特长生的名额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

    「为什么会被淘汰,你不是体育组杨老师推荐去的么?」「女队的教练说我身高不够,想要参加校队就只能打控球后卫的位置,可是我又完全没有打篮球的基础……」汪颖咬着红润的下唇,双手彷佛无意识般揉着手里一张雪白的纸巾。

    这么一来伍申一下子就明白了,像汪颖当下这样的身高体型,也只有控球后卫的位置能够勉强担当,可是控球后卫却必须具备极强的球技和天赋才能胜任,汪颖全无篮球基础被淘汰也是理所应当的。

    「汪颖,要不你还是放弃加入篮球队,把精力多放在学习上,现在才高一只要努力你的成绩以后一定会提高的。

    」伍申实在是不怎么擅长安慰人,绞尽脑汁也就挤出了这么一句来,然而他还是低估了汪颖的要强。

    「不?。?!学习方面我会努力,但是篮球队我也不会放弃,诶~对了!伍申你不是校篮球队的么,我见过你打篮球的技术,你来教我好不好。

    」彷佛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汪颖一下子从草地上站起身,伸手去拉伍申的手,可是片刻之后就看到了伍申脸上的痛苦表情,这时她才注意到伍申左手的伤。

    「伍申你的左手怎么了?」伍申苦笑着伸出左手在汪颖眼前晃了晃。

    「这就是打篮球的代价,看样子我是没法教你打球了。

    」汪颖仔细看了看伍申左手上的伤,脸上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心疼。

    「这伤一定很疼吧,去过医务室了么,要多久才能恢复。

    」「已经不怎么疼了,不是什么要紧的伤,医务老师说最多一两个星期就能痊愈。

    」「那咱们就说定了,等你什么时候伤好了,就教我打篮球。

    」汪颖听他这么说,眼睛又亮了起来,不等伍申反驳就自顾自跑开了。

    跑了没几步,忽然转身笑道:「伍申你可要好好养伤,记得咱们昨天的约定,你帮了我我自然会帮你,要知道许老师在学校里可是非常抢手呢,你可得抓点紧!」正午的阳光照在汪颖的笑脸上,彷佛在后者脸上涂抹了一层金色的澹妆说不出的明媚动人……时光匆匆,一转眼又是几天时间过去,距离实验班报到那一天已经过了一个半月(一中实验班报到时间实在八月中旬),时间也定格在了九月的末尾,校园里处处荡漾着学生的笑声,显然一个个对于即将到来的国庆长假都格外期待。

    放学铃声响起,班里的学生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教室。

    伍申仔细的做着最后的课堂笔记,同桌王英则一边和追求者调笑,一边时不时挑衅的看向伍申,炫耀着自己在即将到来的十一长假中,准备展开的多姿多彩生活,显然心里还在记恨着几天前发生的事情。

    眼看伍申无动于衷,王英干脆当着伍申的面,和其中一个刘姓男生手挽着手离开了教室,那姓刘的男生名叫刘唐,说起来也是班上的特权人士,仗着自己的父亲是本班的班主任,没少在班里面耍横,有一次惹到伍申身上被伍申狠狠地收拾了一顿,打那之后就在心里记恨上了伍申。

    后来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刘唐打起了伍申同桌王英的主意,原本王英对着刘唐一直不冷不热,直到前短时间王英和伍申闹了那么一场后,才对这刘唐热络了起来,两人有事没事就在伍申面前眉来眼去,却不知道伍申心里根本就没把他们两个当一回事。

    王英和刘唐离开后,眼看着班里已经没剩多少人了,这时汪颖俏生生的走了过来。

    「伍申,你左手的伤怎么样了?」伍申把自己的左手伸到汪颖面前,只见上面的淤青已经消散了大半,看起来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

    汪颖似是有些惊叹伍申惊人的恢复力,赞叹道:「你恢复的可真快,这才过了几天啊,几乎都要痊愈了,看样子等不到假期结束就能痊愈了,那时候你就能教我打球了。

    」其实对于教汪颖打球这件事,伍申一直没仔细想过,这时又见汪颖提起,显然对方是认真的,便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可还没等他开口,汪颖却抢先岔开了话题道:「对了伍申,国庆长假你有什么安排么?」一提到这件事,汪颖脸上就有些黯然,别的同学都日夜期待着的热闹国庆长假,对于他来说却是另外一种境遇。

    因为就在几天,他的母亲打来电话,说国庆期间要留校学习不能回家了,没过多久父亲伍傅强,也和他打招呼说是要去省教育厅进修,甚至于就在今天早上他出门前,做饭的刘阿姨支支吾吾说想请上几天假,回家和孩子好好团聚下,到头来只剩下伍申自己孤零零一个人。

    心里这些苦闷,他自然是没必要和汪颖说的,打了个哈哈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安排,汪颖你呢有什么计划么。

    」汪颖眼神一滞,勉强笑道:「我准备利用假期去勤工俭学锻炼锻炼自己。

    」虽然汪颖说得很轻松,但是伍申还是捕捉到了其中的一丝沉重,一想到汪颖的家庭条件,对于面前这个女孩就多了几分怜惜,不过他的家庭条件虽好,却没有亲情的关爱,真比较起来未必就比面前的汪颖幸福多少。

    慢慢的收拾完东西走到学校大门前时,伍申忽然发自内心的茫然,不知道他究竟该往哪去,因为无论在哪他都是孤零零一个人。

    就这么默默地发了一会儿呆,一辆红色轿车忽然「吱」的一声停在了伍申的面前。

    看着面前这辆有些熟悉的红色轿车,伍申的心忽然不争气的狂跳起来,车窗摇下许玮那张宜喜宜嗔的俏脸出现在伍申面前。

    「真是的,都放学这么长时间了,伍申你怎么还不回家!」「放学后我总结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学习笔记,所以走的有些迟了,许老师你呢?」听到伍申的理由后,许玮不禁莞尔笑道:「你倒是真用功,老师我和你的情况也差不多,放学的时候还差基本练习册没批完,耽搁了一下就到这会儿,行了别愣着了上车吧,老师顺道送你回家。

    」许玮有意强调了一下‘顺道’这两个字,伍申倒也没有再和许玮矫情,答应了一声就要打开后车门。

    谁知道许玮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出声阻拦道:「伍申,老师后车厢里放了些东西,你还是像上次一样坐前面吧。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许玮的神情显得有些局促,似乎有什么不方便说的隐情,好在伍申也没有深究,麻利的打开前车门钻了进去。

    等伍申坐稳后,通过后视镜发现,后座上确实堆了一些东西,只不过有些密封的很严实,让他无从得知里面究竟放的是什么东西。

    许玮发动了汽车后,似是想要转移伍申的注意力,询问道:「这一次,还是把你送到你们家楼下么?」她这么一问,伍申的注意力果然转移了,连忙回答说:「这一次许老师您把我放到小区门口的那家湘粤情前面就行。

    」「湘粤情?伍申你不回家和家里人吃饭么?」伍申有些尴尬道:「许老师,其实我爸妈都不在这边。

    」许玮奇怪道:「不对啊,我记得你父亲是在本市教育局工作的啊。

    」「我爸确实是在教育局,不过几天前他被调去省厅进修了,而且就算没调走之前,他也很少过来这边和我一起住,毕竟市教育局办公楼离这儿挺远的。

    」许玮这才想起,市教育局在城市的最西面,而一中的新校区却在市区东郊,两者之间的距离足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往返确实不大方便。

    「你妈妈呢?她没和你一起住么?」「我妈妈在XX大学任教,除了节假日根本回不来,这一次她们学校利用长假组织学习,她也没法回来。

    」「你妈妈在XX大学任教?」许玮彷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老师我就是XX大学英语系毕业的,你妈妈叫什么名字,说不定她还教过我呢。

    」伍申说了母亲的姓名,很遗憾许玮印象中并没有这样一个老师,显然伍申母亲和许玮所在的英语系没有什么交集。

    「那你平时就一个人在家么?」知道了伍申的家庭状况后,许玮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关心和怜爱。

    「也不算是一个人吧!」伍申伸手搓了搓鼻子有些尴尬道:「其实我父亲请了个阿姨照顾我,平时早晚饭都是刘阿姨准备的。

    」「那怎么你今天……」许玮有些奇怪。

    「嘿!明天不就是国庆长假了么,刘阿姨想请几天假回一趟老家陪陪家里人。

    」伍申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些。

    「许老师停一下,我到地方了。

    」眼看着湘粤情的五彩照片从车窗外划过,许玮却没有停车的意思,伍申不由得有些着急。

    「你这孩子别去那什么湘粤情了,外面的饭菜不干净,放假这几天你就来老师家吃饭吧。

    」伍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会儿眼看着轿车就要开到许玮家楼下时,才受宠若惊道:「可是老师……我……你……」许玮熟练地把车停到车位上,眼神中闪过丝丝黯然,强颜笑道:「别什么我啊你啊的,实话告诉你吧,老师我也是一个人住,你过来了起码还能显得热闹些。

    」说着根本不容伍申拒绝,直接把车熄火拔了车钥匙。

    「别傻愣着了,难不成还得让老师用八抬大轿来抬你下车不成。

    」其实伍申直到这时,心里仍在消化着许玮那句「老师我也是一个人住」,他的心里彷佛掀起了万顷波澜般,不断地重复着‘老师不是结婚了么\\\'’为什么她会说自己一个人住‘’是因为夫妻关系不好么‘。

    这些个丛生的念头,似乎是要把伍申整个人淹没了一般,直到许玮掂起手包打开了车门,他才醒过神来,急急忙忙的跟着下了车。

    许玮见伍申下了车,随手将车门锁上,就要领着伍申上楼,这时伍申忽然记起了后座上放着的那一大堆东西,连忙说道:「老师,你忘了后车厢上放着的东西了,我帮你搬上去吧。

    」一提起这件事来,许玮脸上又一次出现了局促不安的神情,连忙说道:「里面也没什么紧要的东西,放在车里老师以后慢慢收拾就行,再说了伍申你手上不是还有伤么。

    」一个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心仪的女人小看,许玮要是不提伍申手上的伤,伍申说不定也就不坚持了,可她这么一提却是激起了伍申身为男人那股不服输的劲儿,伍申咬紧了牙非要帮许玮把东西搬上去不可。

    许玮还是头一次看到伍申这个样子,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最终实在是拗不过伍申,只好用钥匙打开了后车门,自己先悉悉索索的收拾了一阵子,从中拿了几个密封的最为严实的小箱子在手里面,对伍申说道:「好好好!老师依了你,就让你帮老师把东西搬上去。

    呐!这几件轻的老师自己拿了,剩下的东西都在后面了,你自己悠着点劲儿,再受伤了可没人心疼你。

    」按照伍申的打算,是准备把所有东西,都给许玮搬上去的,这样才能显出他男子汉的气概来,可是许玮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将手里的几个小箱子交到伍申手上。

    最终伍申只能气鼓鼓的,把后车厢剩下的东西,一股脑的搬了起来。

    许玮看他那架势,知道再劝也劝不住了,倒不如索性成全了对方男子汉的虚荣心,赶紧锁好了车门后领着身后的伍申上楼了。

    其实许玮后备箱里的东西,对于伍申的体格来说,还真不算多大的事情,可是坏就坏在伍申左手指尖上的淤青还没有散尽,这时候用力扣住箱底时,指尖时不时传来钻心的疼痛,即便伍申咬牙忍住一声不吭,可是那额头上的冷汗却不由他来控制。

    好容易挨到了四层许玮家中,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的瞬间,伍申才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许玮则没好气的瞥了伍申一眼,似是在嗔怪对方的逞强,随后就拐进了洗手间,转身取来了一块儿毛巾。

    没等伍申有所反应,雪白的毛巾已经按在了伍申的额头上,细心的替他擦拭着额头的汗珠,直到双手上的灰尘都被擦尽后,许玮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放下毛巾轻柔的握住伍申那只受伤的左手仔细检查着,眼神里满是埋怨和责怪。

    伍申生平第一次被异性这么温柔的对待着,整个人都变得痴呆了似的,只知道呵呵傻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许玮就走进厨房开始忙碌起来,伍申原本是想要去帮忙的,被许玮赶出厨房后,才有机会打量起心爱老师的住所,只觉得和自己幻想中女神的住处似乎不太一样。

    不一会儿,许玮托着几道热菜走入客厅,放在了茶几上,见伍申正打量房间的装潢,似乎是知道对方心中的想法,解释道:「这个房子是老师租的,这些家具和装潢大多都是房子原本带着的。

    」伍申这才恍然大悟。

    吃饭的时候,伍申无意间问起许玮的丈夫,这才知道原来许玮的丈夫在海军某部任职,一年也回不来几次,从那之后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沉闷了起来,许玮彷佛没了谈话的兴致,伍申则是在女神面前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饭后,那种沉闷的气氛慢慢澹去,许玮脸上那种伤感也消失了,在帮着许玮收拾搬上来的几箱子东西时,伍申竟然在里面发现了一整套新买的夜跑装备,一问才知道原来许玮从这几天开始夜跑锻炼。

    「伍申你最近一直都在夜跑么?」许玮似乎有些惊奇,在她的印象中,高中的学生似乎总是疲惫的,并没有太多的精力运动,更不要说坚持夜跑。

    「嗯,也不算一直啦,其实我这个人精力有些过剩,上高中之前一直练着跆拳道,至于夜跑是在初中毕业之后才开始的,说起来也才坚持了几个月。

    」伍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已经很厉害了,老师我记得自己当年上高中的时候,恨不得在路上都要打瞌睡,根本就没什么精力参加额外的体育锻炼。

    」「诶对了,伍申你既然也夜跑,就带上老师一块儿吧,老师刚搬到这边不久,远不如你熟悉这边的路况,以后一起跑相互也能有个照应。

    」对于许玮的这个要求,伍申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一来他巴不得能多一些和许玮相处的时间,二来像许玮这么漂亮的年轻女性独自夜跑也不安全。

    所以当下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个当然没问题,老师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打电话通知我一声就行,对了老师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许玮把自己的号码说了,伍申掏出自己的诺基亚将号码存入后拨通了电话。

    紧跟着许玮上衣的口袋便震动了起来,那是许玮的手机,一只玫瑰红摩托罗拉翻盖款。

    许玮掏出手机冲着伍申晃了晃示意自己已经收到了,伍申这才停止了拨号。

    两个人相互记下了彼此的号码后,许玮准备回卧室试穿一下今天刚买到的夜跑装备,这时候伍申自然不好留下,就想要告辞离开。

    谁知道许玮却决定,一旦买的夜跑装备合身,今天就开始自己的第一次夜跑,于是让伍申在客厅稍稍等她一下。

    随着「彭」的一声卧室房门关闭,伍申只觉得客厅里的温度都上升了几分。

    他的眼睛控制不住的不停朝卧室的方向看去,一想到不过区区一寸的房门之后,英语老师许玮正赤裸着身体,一件一件试着衣服,他就觉得浑身燥热口干舌燥。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让他起身走过去打开那扇房门,可脑海中仅存的理智,却又将他身体里的欲念牢牢困住。

    片刻之后,当许玮打开卧室门走出来的时候,伍申不由得看的痴了。

    只见许玮下身穿着灰黑色的运动长裤,上身穿着同款运动胸衣,脚下踩着一双雪白的慢跑鞋,全身上下散发着无穷的青春气息和魅力。

    兴许是为了迎合长跑的功能,整套运动服都紧紧贴在的身上,彷佛是她身上的第二层皮肤一般,将她全身上下玲珑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运动胸衣的设计已经不能单单用紧身两个字来形容,简直就是紧绷,两片特殊材质的胸垫,将许玮硕大的乳房牢牢困住,那种呼之欲出的强烈视觉冲击,让人忍不住为胸衣的质量担心。

    「你觉得这套衣服怎么样?」似是想要征求一下伍申的意见,许玮原地转了个圈,将自己堪称完美的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伍申面前。

    客厅柔和的灯光下,许玮晶莹透亮的肌肤似乎散发着朦朦微光,无论是那白皙修长的美颈,还是那滑腻雪白的香肩,又或者是那胸衣下裸露着的一截平坦柔滑小腹,都引发着男人无限的遐想。

    而伍申本人这时早已说不出任何话来,全身上下那股子燥热好想要将他整个人烤熟了一般,只有那双眼睛格外的明亮,似乎是想将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印在自己的眸子里,直到永远都无法磨灭时才肯罢休。

    许玮站在卧室门口问了一句,却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答,还以为离得远伍申没有听见,于是轻移莲步稍稍走近了一些。

    随着她轻盈的步伐,胸前那对被运动胸衣紧紧束缚着的乳房轻轻颤动着,许玮每走近一分,那颤动着的双乳就多一分诱人。

    可等真走近了,才发现面前伍申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直勾勾盯着她身上女性特有的曼妙曲线,顿时心里就有几分生气,同时又有几分窃喜。

    气的是,自己和对方说话,对方却根本没听到耳朵里。

    喜的是,伍申这副模样,显然被她身上散发的魅力给迷住了。

    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许玮略微提高了一些嗓音。

    「咳咳!伍申,你觉得老师身上这套衣服怎么样?合身么?」这一次许玮离得近,又刻意提高了嗓音,伍申终于有了反应,只不过他的反应着实有些奇怪,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许玮的问话,反倒是第一时间夹紧了双腿,有些尴尬的举起手里的茶杯先喝了一口茶。

    许玮这时才注意到伍申两腿之间的异样,那里有一处明显的凸起。

    「难不成他勃起了?」许玮被自己的发现吓了一大跳,连忙移开了视线不敢多看那隆起的地方,脸上却霎时间蒙上了一层澹澹的红晕。

    只见她略带羞涩的捋了捋耳边的长发,似乎是想要遮掩自己的尴尬,殊不知她此时的神态动作,从里到外散发着少妇特有的妩媚,让伍申两腿之间的凸起又变得明显了几分。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正在屋内慢慢荡漾,过了好一会儿许玮才定住了心神,一边用一条浅蓝色的运动发带将满头青丝捆住,一边重复道:「伍申,你看老师这么穿好看么?」「好看……好看……」伍申一边有些局促的回答着,一边用力加紧双腿,企图将两腿间那根坚硬的东西压下去,可是正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无论伍申如何的努力,那根东西始终高昂着头不肯屈服,到最后伍申只好蜷缩着身子,使凸起变得不那么明显。

    许玮似乎是发现了伍申的尴尬境地,非常贴心的说道:「伍申你再坐一下,老师还有些东西要收拾。

    」说完转身回到卧室关上了门,把整个客厅留给了可怜的伍申。

    几乎是许玮关上门的那一瞬间,伍申就从客厅沙发上一跃而起,直接将手伸到了裤子里,把那根铁棒尴尬的角度调整了一下,随后就隔着门对许玮说道:「许老师,那我在楼下等你吧。

    」说完后逃也似的下楼去了,而此时卧室内满面娇羞的许玮,正有些无力的靠在门上,星眸里似乎有着点点水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