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赋】(五,六章)林清雪版作者:林清雪2018年11月15日字数:4083【第五章-神殿惊艳】神脉主峰,凌云峰。

    苍梧玄功浑厚,躯体萦绕着丝丝缕缕白气,他携着高让,一路翻山越岭,此刻望着峰巅巍峨堂皇的凌云神宫,轻吐了口浊气,玄气收敛于体,将高让放下来。

    高让惊魂未定,这一路的踏石跃空,飞渡天堑,当真如陆地神仙,足以让他永生难忘,毫无疑问是一次不可思议的旅途。

    神殿的老神通们着实恐怖。

    高让暗自起念,望着那巍峨高耸,庄严肃穆的凌云神殿,唇无血色,双腿有些微软。

    那高大的殿门,非同小可,镌刻有上古先民祈祷,神人凌驾绝顶俯瞰众山的图案。

    「进去吧,老殿主在等你。

    」苍梧轻飘飘告知,说完便是闭合他那略显困倦眼皮子,为不耽搁神念殿主召见,这一路跋涉可是消耗了他不少的玄力。

    高让仰望神殿,心知这是三百里神峰最为巍峨壮丽的一座。

    无论是修为通天的老神通,亦或者是那风姿绰约、神采超绝的历代神女,皆拜倒在此殿主人滔天的权势下……「去吧,无需多想。

    」苍梧微微笑道。

    数十春秋前,他头一次入这神宫凌云殿,也似像此子一般心怀忐忑,惴惴不安,这样一想倒觉得高让可爱了三分。

    「苍老神通,我进去了。

    」高让心知再无退路,于是明心静气,摒除杂念,怀着必死的决心般走去。

    凌云殿宽敞幽静,光线昏暗,几团青火闪闪烁烁,轻风叹息着从这里经过,似也受不了这里的氛围,高让低垂着头,神殿的肃穆犹如一头洪荒猛兽,压得他喘不过气。

    正心惊胆颤之际,耳畔突然传来一阵咕哝不清含着口水的诱人声音。

    「咕嗯……咕……噗滋……噗滋…」高让身前,一名身披薄纱的女子跪坐在地上,一头墨色的长发,娇嫩雪白的肌肤,令人遐想无限的娇躯自薄纱中若隐若现,跪坐的姿势更是让部曲线完美突现。

    「噗滋……噗滋……」只见这位绝美女子正埋头弄首,卖力的吹吸着殿座老人的粗长肉棒。

    神念殿主闭着眼睛享受,粗糙的大手轻柔抚摸着女子的头部,就像是抚摸可爱的宠物一般。

    「这……」眼前一幕令高让目瞪口呆。

    那跪坐于殿上的女子,眼神虽麻木漠然,微微露出半边侧脸却美得惊心动魄!此女的声音令人如沐春风,极为优美,此刻被竟然剥光了裙袜,光着腿心儿翘臀,在这凌云殿中给老人含弄鸡巴!任由他人目光肆意轻薄。

    高让吞了吞口水,一眨不眨盯着那女子光着屁股蛋子的刺激场景,下体竟是一阵暴躁狂热,裆下物什竟是生冷不冷的偷偷硬了起来。

    暗暗想到,神念老殿主大人,竟然收藏调教着这么一位绝世美女禁脔。

    高让心里有如打翻的五味瓶,羡慕,嫉妒,垂涎等情绪交织。

    蓦然,神念殿主睁开了双眼,直视着绝美女子后方的高让,整个大殿像是被两道无情的闪电劈过,威势滔天。

    高让吓得瞬间双腿瘫软,丝毫不敢露出半分目光,唯恐瞥见殿座上那淫糜的场景。

    纵使他没有目视,但还是能清楚感受到身上的两道刺骨视线。

    「你先下去。

    」神念殿主挥了挥手,他声音沉稳,如同暮鼓晨钟回荡在大殿内。

    得到命令,正在吞吐的绝美女子,动人心魄的娇躯倏然一凝,香唇后移,缓缓将口中的粗壮事物呈现出来。

    香唇与老人粗壮之间挂着一丝晶莹。

    绝美的女子神情淡然,抬起雪白的皓腕将唇角的晶莹擦拭而去,圆月般的翘臀间似若还在缓缓流淌着花液,一抹娇嫩嫣红看得人口干舌燥。

    两只粉嫩晶莹剔透的小脚丫子,由跪坐站立而起,淡然瞥了眼入殿的高旁,眸中似闪过一缕意外之色。

    绝美女子也不多做停留,离开这里。

    高让被神念老儿气场所摄。

    脑海当中,却还是忍不住回想着那绝美女子一丝不挂,翘着她两瓣浑圆挺翘到不像话的屁股蛋子,跪在地上,替老人卖力吞吐的一幕。

    她是谁?想着想着,高让身下的鸡儿坚硬如铁,恨不得在抬起头来,再瞧一瞧那淫糜的一幕。

    然而神念殿主气场如山,压迫力如汪洋大海,令高让如芒在背,一缕缕凉气从脚底腾起,无论如何都是抬不起头来。

    太可怕了!这就是统御三百里神峰、能够定改神州铁律的神峰殿主,高让躯体发寒,心里头无数个念头流经而过,害怕极了。

    「好孩子,抬起头来。

    」出乎意料,神念殿主面前的那团黑气中竟然是响起一道温和的声音,笼罩大殿,如山如海般的恐怖气势也是骤然消散。

    高让满脸错愕抬起头。

    若是他没有听错,高高在上,俯瞰神州浩土的老殿主大人,竟然称呼他为好孩子,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你之事我已经知晓。

    」神念殿主从王座之上走下来,与先前相反,气息中的霸道庄严消逝得一干二净。

    神念殿主此刻,就好像一个温和的普通老人,除去他面孔前的那团黑雾令人捉摸不透,其余尽无出众的地方。

    「老殿主,小的高让……给您磕头了。

    」高让头大如斗,诚惶诚恐,老殿主的态度令他琢磨不透,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当下狠狠在殿地上磕了两个响头。

    「呵呵,起来吧。

    」神念微微笑道,指尖飞弹出一道玄力,在高让极其惊异中,一股平稳的大力将其缓缓托起,圣洁光辉洒落,顺带将额头刚刚磕出的两道血痕治愈好。

    【第六章-小人得志】凌云殿内。

    高让下意识摸了摸脑门,平滑齐整,顿时大为惊奇,新磕出的两道血痕伤口,竟然消失得无影无形,光滑白净。

    甚至受玄力的滋润,尤胜从前。

    心中对老殿主的敬畏崇敬又多了三分。

    神念殿主面孔黑气缠绕,周围虚空仿若不真实,隐隐约约能看一张清癯脸庞,那双眼睛犹如明灯般映照出来,落在高让身上似又多了几道灼灼的光辉。

    「你的气果然非比寻常。

    」神念殿主喃喃,伸出一只手掌,温润有光泽,如少年般细腻有活力。

    这与那日赵启在老殿主身上感受到的衰败阴暗气息完全不同。

    这几月,神念仿佛经历了某种蜕变。

    高让一怔,气?苍老神通初见他,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

    那时他还觉困惑,如今想想,若有明悟。

    很快,高让不再想其他。

    温和掌风触发梢,柔和的力量拂过头顶,全身一阵清明舒适,连日来被升仙散消耗的精气神明显是壮大了三分。

    老殿主的手掌真舒服……温风徐徐,暖流入体,心扉花开。

    正值这严寒料峭的时节,数峰冰寂,几点冷星,寒气逼人,如此温暖的气息热流,令他不由地陷入陶醉。

    高让情不自禁地闭合双眼,经脉血肉间,陡然多了两股温暖纵横之气,活跃灵动,奔腾游走,四肢百骸经历了洗涤一般。

    老殿主手掌温润,萦绕氤氲光华,似雾非雾,在其天灵盖凝聚又散。

    他眸子开阖间符文幻灭,望着高让,眸光熠熠,仿佛在欣赏着一件举世罕见的宝物,后者的头顶渐渐神化,莹莹发光,不久竟散发出瑞霞,弥漫出混沌气。

    若是高让睁开眼,定然会震撼无比,星星点点的黑色尘粒正从头脑向外溢出。

    正是令他欲罢不能的升仙散瘾性!「好了,那毒害之物已被我去除。

    」高让落入梦境,沉醉之际,耳畔忽然传来老殿主那老父亲般温和的声音,四下里游走的纵横之气,徐徐收回。

    高让一瞬间惊醒。

    望了望眼前的景致,似乎与方才一样,老殿主的气息好像也无变化。

    只是感官为何与先前不同?高让骤然想到自己,深吸口气,视顾周身,发现自身面色红润,精神气饱满,双眼当中更有一缕光泽神采锋芒不凡。

    此前消沉,一扫而空。

    「我非但去除了你身上的毒害之物,顺带还打通你阙宫、神流二窍,这两窍很是非凡,就是我坐下的神通御使也没有几个彻底贯通,你现在感觉如何?」「老殿主,我……」高让支吾,专注自身洗髓换骨般的变化,心神时剧时缓,说不出话来,不久后喃喃地试问道:「我变得聪明了?」老殿主微微一笑,并不否认:「何止是变聪明?我修炼了三年纵横之气,大半都融入你的血肉骨骼中,如今的你可是算得上半个纵横体,原本是要给那叫我失望的儿子召德的呢。

    」高让一听,顿时知道了不得。

    他已开窍,多有些许玲珑心思,当下感动得内牛满面,拜道:「小的高让,承蒙老殿主的厚爱,殿主就是叫我上刀山,下油锅,小的都在所不惜。

    」这番情真意切的感激话,一半出自真心,一半却是出于演绎。

    高让清楚,老殿主不会平白无故对自己的好,回想先前之言,老殿主应该是用了那神秘的九龙望气之术。

    望出在他身上的不凡之处……「好孩子,快起来吧。

    」老殿主笑声温和,如老父亲般亲切扶起高让,随后却是说出一番惊天动地之语:「我膝下虽有召德,却顽劣随性,不如你沉厚稳重。

    眼下神州的光景,却不太平。

    我欲找一人继承衣钵道统,以镇神州九陆,平定天下纷争,我一眼便知你适合,想收你为义子,你可愿意认我作念父?」老殿主少年般温润细腻的手掌握住高让的手。

    高让愣在原地,近乎石化。

    神念的话语,犹如五雷轰顶,在头脑之中迸发炸响,震得他耳鸣,眼前世界,恍惚变得光怪陆离不可捉摸起来……这片神州九陆,定断天下苍生,高高在上睥睨着九陆各路神通大能的神念殿主,竟然要收他当干儿子!高让做梦都没想到,数刻前,他还是捧着那销魂升仙散堕落其中的上瘾小宦官,眼下竟然能有幸成为名震神州、定断天下苍生的神念殿主干儿子。

    如此天翻地覆的大转变,造成的冲击力无疑疯狂而剧烈!高让又忍不住想到。

    老殿主座下的召德真君,生得那般臃肿肥胖,大腹便便,却是经常带着那圆滚滚的裴胖子,摸进天仙儿般扬神盼的床榻。

    两人夹着扬神盼那一堆粉嫩晶莹剔透的小脚丫子,紧紧压着翘臀,一注精液,一注精液地射进那小嫩屁眼儿内。

    那画面太过香艳刺激。

    高让不敢多想,回过了神,老殿主的手掌的温暖传递而来,如此亲切和蔼,即便是高让未过世的爹娘都是从未给予过。

    他赶紧跪下仰望,眼睛灿灿,放出光华,崇敬之极地望着神念殿主,激动的颤声道:「承蒙老殿主抬爱,从天起,小的高让就是爹的干儿子。

    今后只要是念父之命,干儿子就是肝脑涂地,抛了性命也在所不惜!」神念老殿主心情大好。

    从初时起,他就用了神念化实之术,左右高让的情绪,而后慢慢引导,轻而易举在其心里立起光辉的形象。

    高让之言已完全出自真心实意。

    「乖儿子,起来吧。

    」神念老殿主眯眼而笑,记不清有多久没和召德如此亲切地交谈过。

    但那儿子也确实叫他失望,安逸慵懒,不思进取,保一生荣华富贵无妨,却守不住神殿传承千百年的道统。

    此番对待高让,老殿主已真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