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社群僚之禁脔妻(05)2018-11-15我抱着大哭的喆喆,满腔怒火埋头往前走,跟在后面的诗允,拉都拉不住。

    进到公司,我直奔私设的丑恶密室,沿途办公室那群冷血的同事见我来势汹汹,都用好奇的目光迎送我。

    「北鼻...你别冲动...我们...」诗允还没说完,我已经「碰!」一声推开门。

    原本高声喧笑的一干鬼畜上司和同僚,被我製造出来的巨大声响吸引,慢慢回过头。

    这时我才看到,他们正用电脑围观诗允在电车里被一群痴汉猥亵到羞耻晕厥的影片。

    这画面令我理智线瞬间断掉,放下嚎啕大哭的喆喆,冲上前去一把抓起笔电摔在地上!「你们是什么意思!」我将这几天累积的屈辱化作勇气,气喘吁吁对他们咆哮。

    「北鼻...别这样...」诗允抓着我衣袖求我冷静,美丽的大眼睛噙着泪水。

    「什么叫我们是什么意思?」吴总冷冷看着我,说:「你现在是什么都不怕了吗?」嘉扬、德少、凯门和文生慢慢走向我。

    「我...」他们人多,我不禁怯退一步。

    「你很屌了吗?」吴总拍桌大声叱问:「信不信今晚我就让你睡看守所?然后讨债集团去睡你老婆跟儿子?」「我...」「我什么我?连话都说不出来,难怪永远是个废物!」吴总喝道,我方才的气势被轰得溃不成军。

    「我才没有不敢...我现在就说...你凭什么让那些人...在捷运上那样...我...我们只答应配合你们...不包括其他的...」发抖的声音跟近乎语无伦次,说完连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嘿嘿」吴总冷笑两声:「让你正妹老婆给那些人抠屁股,当然是有用处...」他用在诗允身上粗鄙的字眼,让我不甘心瞪着他。

    「那个社群里,有几个十分利害的工程师,我们想挖角他们过来,所以用你老婆吸引他们,这不就是你对公司唯一的价值吗?」吴总说。

    「怎样?看你还很不甘愿的表情?是不是想终止协议?」嘉扬问。

    「先别说协议的事,光是他摔坏这部笔电,他儿子就好几天不用吃了。

    」吴总说完,诗允忽然惊叫一声,原来肩上的包包被凯门抢走。

    他从里面搜出泡好奶的奶瓶和副食品,才把包包丢回给诗允。

    今天出门时喆喆还在睡,本来诗允打算来公司前让他喝,但捷运上发生那件事,所以还来不及喂他。

    喆喆看见牛奶,立刻哭着摇摇晃晃跑过去,但恶劣的凯门却故意拿在手中,任由他哭到小脸涨红。

    「别这样,他只是小孩,别这么残忍...」诗允眼圈都红了,激动又不捨地跑去抱起儿子。

    看见这一幕,我愤怒说:「要饿就饿我,你们拿小孩子的食物太没品了...」「你是在骂我们没品吗?」嘉扬冷笑问。

    「不」诗允急忙说:「我先生没那个意思,只是求你们,我们犯的错,一切由我承担,要怎样都可以,但别让小孩饿到!」「北鼻,不要、不要妳承担,应该是我来...」我懊悔不已,「嘿嘿,不是你们犯错,犯错的只有他,只能怪妳嫁错人。

    」吴总冷笑看着我,同时拿起电话:「你们进来一下。

    」没多久,小蓉跟苪儿两个女同事开门进来。

    「妳们先把小孩带走。

    」「不,他早上什么都没吃,至少让他先喝奶,求求您!」诗允顾不得一切哀求那魔鬼。

    「等妳乖乖替丈夫接受处罚,我觉得满意了,自然会让他吃饱,看妳要快点开始,还是要继续拖延?」吴总冷酷地说。

    「不...不要这样...」我握紧拳头,一辘股跪到地上,前额着地在他脚边忏悔:「是我错了...我可以三天、不、一个月都不吃,求求您放过我妻子和儿子!」「你吗?」吴总的狞笑让我背嵴发凉,但马上变成慈蔼的声音:「算了,我不会罚你...」一隻手伸到我面前,抬起头他正和颜悦色看着我。

    「你快起来。

    」「谢...谢谢总经理」我有点不知所措又感激涕零,傻傻的把手交给他站起来。

    「坐这里」他牵着我到房间中央一张沙发上坐下。

    文生还端来一杯仍冒烟的现泡咖啡放在旁边茶几。

    「谢...谢谢...」我不自觉又跟他们道谢。

    「你就好好坐着,边喝咖啡,边看你正妹妻子替你还债。

    」「不!」我瞬间激动想站起来,肩膀却被死死压住。

    「再不快点,你儿子就不用吃早餐,午餐可能也没着落。

    」吴总狞笑说。

    「知道了...」诗允因觉悟反而冷静:「那就快点。

    」「不...」我胸口闷痛,用力摇头。

    「北鼻...我们没有选择」她凄然一笑,放下喆喆,蹲在地上不捨地对他说。

    「喆喆乖,麻麻很快就来喂你内内,你先跟姐姐去玩...」「好了,走吧!小鬼!」小蓉跟苪儿两个贱人,粗鲁的拉走喆喆,本来在诗允安抚下情绪渐渐平复的儿子,又大声哭起来。

    「吵死了!快带走!」吴总不耐烦说。

    诗允忍着愧疚的泪水,默默站起来,没回头看被带走的儿子一眼。

    「过来这里!」这时德少跟阿纲已经脱掉衣服和外裤,精赤的身体只剩紧绷的内裤,还在床上依序摆了麻绳、跳蛋、润滑油、浣肠器等一干下流的工具。

    诗允在我悲恸嫉妒的目光注视下,静静脱掉凉鞋,光着晶莹裸足走过去。

    「站好,别乱动。

    」德少命令,同时手中多了一把利剪,剪口伸进她小背心胸口正中央。

    「我...我没有带其他衣服...」诗允颤抖地说。

    「那是妳的问题,光着身体搭车回去也不甘我的事,嘿嘿」德少说完,剪刀就往下切开她身上唯一的薄衫,诗允站着没动,任由小背心被剪成一片遮蔽不住诱人胴体的布,然后德少的手从她锁骨处拨开肩带,就这么飘落在她美丽玉足边。

    接着,剪刀又伸进她的短裙腰边。

    诗允虽然仍是没动,却已经在发抖,楚楚可怜又故作坚强的模样,让我愧疚、自责又不捨,两隻手紧紧抓着沙发扶手,彷彿要将它们捏碎。

    「今天就光着屁股只穿贞操带回家吧,嘿嘿,那么可爱,沿路一定很多野男人疼爱妳...」德少一边说,一边拉住她裙子,从上到下剪开,然后扔在一旁,窈窕诱人的胴体,就只剩那件镂空包住白嫩肉鲍的羞耻贞操带。

    阿纲用钥匙帮她解开锁头,拿掉那道屈辱的禁锢,换从床上取起一颗鸡蛋大小的跳蛋。

    这时在她身后的德少稍微弯身,两手操住她腿弯,直接就将人抱高。

    「嗯...」诗允羞喘一声,早上在电车被玩弄的双洞毫无遮掩地露出来。

    赤裸的耻阜中央,鲜红唇花、豆蒂尿孔、还有阴道入口都还湿漉漉,羞涩的括约肌周围也仍残留油液。

    我全身都因悲愤而僵硬,转开脸不想看下去,身后的嘉扬却把我的头扭正。

    「看着你正妹妻子,咖啡也要喝,这是总经理亲手为你冲的,别放凉了就辜负总经理的好意。

    」「我不..」我怎么喝得下去!「北鼻...」强忍着羞喘的诗允却跟我说:「别辜负总经理...听他们的...」她噙着泪,应该是要我配合他们,好让喆喆能快点果腹。

    我只好痛苦看着被人把开双腿的妻子,端起那杯一直抖动的咖啡,完全不知道它滋味地啜了一口。

    「嗯..唔..」这时诗允已咬唇在忍耐,阿纲正把跳蛋塞进她湿淋淋的阴道,满满的爱液被挤出来,随手指施压,跳蛋被鲜红的肉壁吞噬,滑到最深处,剩一条线在外面。

    德少这才放她下来,阴道埋了一颗跳蛋的诗允,两条瘦美的大腿不自在紧夹,站有点踉跄。

    这时嘉扬脱下内裤,一根勃起的男根翘立在他结实的腹肌前。

    他双脚站上身后板凳,居高临下对诗允说。

    「帮我舔。

    」翘举的肉棒刚好在她鼻尖前,还故意兴奋的抖跳二下。

    「嗯...」诗允凄濛看着那根强壮男茎,顺从地伸出可爱舌尖,沿着鼓胀的睾丸中线,慢慢舔上去。

    「唔...」德少舒服地抖了抖,看着身下那张别人妻子清纯的脸蛋,呼吸慢慢浓浊起来。

    但诗允的身高不够,弓高脚掌也只能舔到昂扬阴茎的龟头下方。

    「手举起来」德少又命令。

    「嗯...」舌瓣在棒身与睾丸间来回扫动的诗允,听话地将双臂交给高高在上的男人。

    德少抓住她举上去的一双手腕,硬将她往上提。

    「嗯..唔...」伴随痛苦的轻喘,两片雪白秀气的脚掌,只剩前端一点发抖的撑在地板。

    这时阿纲拿起跳蛋的??仄?,手指按下开关,窈窕的胴体立刻颤抖起来。

    「嗯呜...嗯...」她娇喘着,舌瓣仍继续舔舐德少的男茎,无法控制的香涎,慢慢流到睾丸下方。

    「站直!」德少再提高她的双臂。

    「唔...」诗允又辛苦呻吟一声。

    德少这傢伙喜欢练健身,一身都是粗横肌肉,体重只有44公斤的诗允,就像小鹿被猎人抓住一样,剩二排玉趾着地,而且在跳蛋肆虐下,辛苦地扭动跟舔男人的屌。

    而同伙的阿纲,这时又从床上拾起爱的小手。

    「停下来...」我有不好的预感,不自觉激动呢喃,眼睁睁看他走到诗允背后,爱的小手掌在她洁白的蜜臀上滑动。

    「哼...」诗允不安扭动。

    果然那可恶的傢伙,举高那根羞辱人的处罚玩具,朝她颤抖的蜜臀抽下。

    「啪!」清脆肉响,立刻传出痛苦的呜咽,雪白的臀肉,瞬间浮现一小片红痕。

    「住手!」我忍不住从沙发站起来。

    「不要...北鼻...求求你...」被德少提住双臂的诗允,颤抖哀求我。

    「我没办法这样看妳被...」我不甘心又痛苦,却又不知道怎么反抗。

    「坐下,舒服的喝咖啡吧,不要激动。

    」嘉扬将我按回沙发,还将咖啡端到我面前,我握紧拳头,忍住想把它拨掉的冲动。

    「怎么不喝?还要小主管一直帮你端着?」「北鼻...求求你...一边看我被处罚...一边喝咖啡...听他们的...」诗允辛苦娇喘求我。

    「噢...」才说完,充满弹性的屁股又挨一下小手,不知是痛还高潮,赤条条的胴体一直抽搐。

    「听见妻子的话了吗?不要辜负她,她可是为了你犯错才这样呢。

    」嘉扬摇了摇咖啡,要我自己拿。

    我流着泪,颤抖的接下杯子,又喝了一口只有苦涩味道的黑色液体。

    在此同时,诗允已吞下德少粗大的男茎,辛苦的吸吮。

    「乖...真舒服...妳的小嘴怎么这么销魂...」德少兴奋地将龟头顶入她喉咙,然后拔出又深顶进去扭动,一直重複、毫不怜惜在我面前蹂躏她。

    诗允只剩痛苦闷咽,晶莹的口水挂在下巴摇动。

    更过份的是,阿纲每隔一阵子就给她一记爱的小手,洁白的臀瓣大腿,全是红色交错的痕迹,亢奋的尿水延着匀直腿壁一路流到地板。

    终于德少放开他,她吐出湿淋淋勃起的怒棒,整个人软倒在自己的尿滩上乾呕。

    「带过来绑吧。

    」德少拿起床上的绳綑,叫阿纲将人抱到另一组沙发上。

    然后两个人拉开绳子,开始在她赤裸的身上綑缚。

    我因为悲愤和嫉妒,手拿的咖啡一直在抖动、杯盘锵锵作响,眼睁睁看着纯洁的妻子,人生第一次被人SM,而且还是让二个男人!他们把她双臂拉高固定绑牢在头顶,两条腿屈折张平超一百八十度綑缚,绳子末端都拉到沙发背后固定。

    清纯如大学生的诗允,现在的样子,就像国中实验室待剖的青蛙被固定在解剖皿一样。

    被刮光毛的私处,毫无遮蔽的张露在众多兴奋目光下,鲜润的小阴唇中间,还伸出一段跳蛋的电线。

    他们推了一面镜子在她正对面,让她可以看见自己的耻态。

    诗允将脸转开默默无声,只有酥胸的起伏,透露心中强烈的羞耻!德少端着一盆调製好的浓稠润滑油,用手掌捧起来,涂在她无法动弹的胴体上。

    「嗯...」她苦闷地喘息。

    德少跟阿纲二人四隻手掌,抹偏她每一寸洁白肌肤,连脚心和葱指都没遗漏。

    冰凉的液体,强化了肉体的敏感和耻意,两颗勃起的奶头,已经坚硬到极点,反射厚重油光的胴体,似乎让外人望之更加兴奋和冲动。

    这时凯门正在加热一锅牛奶,他试了温度恰当后,端过去给德少。

    而阿纲也拿了漏斗和浣肠用注射器过来,还在沙发下面,铺上一片塑胶点。

    当着所有人的面,德少的手指将她的耻缝拉大,整片湿黏的粉红肉花都快被扯平,阴道口和尿洞完全张着。

    接着他捏住露在阴道外的电线,慢慢往外拉。

    「哼...」诗允的脸被阿纲扭正,要她看着自己被侵犯的下体。

    粉红的耻肉先是隆起,渐渐肉洞扩大,从里面冒出一颗黑色的圆头。

    然后「啵!」一声,整颗湿淋淋还在滴水的跳蛋,就被德少提在手里。

    但德少把跳蛋放在旁边后,却换将漏斗插进去。

    「唔...嗯...」一直咬住下唇忍耐的诗允,终于羞耻呜咽出来。

    「住手!」我又冲动站起来,咖啡洒了一地!「啧!」嘉扬皱起眉头:「总经理帮你冲的咖啡,你这样浪费吗?」吴总却和颜悦色说:「没关係,我再帮你冲一杯。

    」「我不要了,你别这样对她就好...求求您...」我激动到哭了出来。

    「北鼻,我没关係...」诗允凄然望我挤出微笑,努力控制着羞喘对我说:「你听他们的...好好坐着...看我...」「但是我...我...」我哽咽两声,终究不争气地抱着头,颓然坐下。

    那根插在她阴道内的漏斗,随着她胴体的悸动微微颤抖。

    吴总真的又亲手现冲一杯咖啡,还送来我旁边茶几放着,我只感觉背嵴一阵寒意,不知道他到底想怎样玩弄我跟诗允。

    等我稍微回魂,阿纲已经在将温过的牛奶,倒入插在她阴道的漏斗,诗允羞耻到快喘不过气。

    「你在做什么...」我无法相信他们这么变态,声音一直颤抖。

    「放心...」阿纲猥亵笑着:「听说温牛奶对女性生育器官很有益,我在帮她保养,说不定她的子宫以后要帮我们其中一人怀小孩。

    」「你说什么!」我怎么忍得下他在我面前说要让诗允怀孕这种话,这是我能忍受一切的最底线!「不要...北鼻...你别再冲动...」诗允仍旧哀求我忍耐。

    「可是他说要妳帮他们怀...!要我怎么忍!」我握紧拳头气愤地说。

    「相信我...我不会让他们这样...我只为你生孩子...」诗允怕我又闯出更大的祸,在承受羞耻凌辱同时,还要不断安抚我。

    我虽然不甘、愤怒,但见她比我还痛苦,却只挂心儿子挨饿,瞬间对她只有心疼和愧疚,终于吞下屈辱不再吭声。

    阿纲在她阴道装满温奶,小心拔出漏斗,整条肉缝含着一层乳白。

    「不准流掉喔,不然妳会后悔。

    」他狞笑对羞耻喘息的诗允说。

    「接下来是牛奶灌肠。

    」德少把大型浣肠器放进锅子,吸满温牛乳。

    「来,肛门放鬆!」他手指揉着诗允微鼓的括约肌。

    「嗯..嗯...」诗允羞耻又紧张地娇喘,只要一碰到那里,她就难以控制的颤抖起来。

    但德少好像故意玩弄她似,一直揉那粒羞耻的菊苞。

    「快点...」她张着嘴喘息,辛苦哀求。

    「快什么?」「不管...你想怎样...请快点...嗯唔...」她忍不住呻吟出来,两排洁白脚趾紧紧握住。

    「妳的肛门都硬起来了,是要怎么浣肠?嘿嘿」「它...它...嗯呜...别揉它...?。故势灯到看掀?。

    「揉它就会充血变硬吗?是不是妳最敏感的地方?」「嗯呜...是...」她浮着厚重油光的胴体,遍佈兴奋的汗珠。

    我呆呆看着妻子被人像性畜一样,玩弄跟肉穴一样私密的窄洞,一边喝下吴总端来的苦涩咖啡。

    德少终于鬆开手指,将浣肠器的前端插进鼓起的菊丘中心。

    「嗯呜...」「放鬆,会想大便,但要忍住。

    」德少慢慢将牛奶灌进她的直肠。

    500西西的温牛奶一滴不剩的全挤进去,拔出来时,诗允颤抖了一下,可爱的菊花往外鼓起,中心渗出一滴洁白奶珠。

    「要忍住啊,为了妳的儿子,不然他没得吃。

    」「嗯...我会..求求你们...让人先喂他吃...」诗允忍到声音在发抖,涌满肉缝的牛奶快要溢出来。

    我只觉胸口好闷又好自责,她到现在都只惦记着我们的小孩,我却只会被醋火冲昏理智,然后在冲动与后悔中失败轮迴。

    「别担心,妳这么乖,我会马上让他吃到早餐。

    」吴总说。

    「谢...谢谢...嗯唔...」诗允辛苦颤抖的声音,竟对那畜牲充满感激。

    吴总打电话出去,说了一句:「带他来吧。

    」。

    我还没意会过来,那两个破麻女同事,就拧着正在大哭的喆喆开门进来。

    「不...不要让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诗允羞慌摇头。

    「有什么关係?」吴总狞笑说:「自己的妈妈裸体他又不是没见过?奶都吸过了。

    」「那不一样...别这样...」诗允已经急到流下泪,我胸口发热,站起来想去抱走喆喆,一转身嘉扬却挡在我面前。

    「坐下」他冷冷的看着我:「你想要你儿子饿成皮包骨吗?我刚刚算过,从你毁损的公司财物扣的话,他已经一个月不会有食物了。

    」「一个月...太过份了...」诗允听见,忍不住激动抗议。

    她是每次看到小孩受虐饿死的新闻都会哭的心软女生,更何况自己的骨肉。

    「别担心,你们可以一餐一餐换回他的食物,像今天妳很配合,所以他的早餐有着落了。

    」吴总说完,诗允还来不及欣慰,他又补上一句:「我已经把他要喝的奶灌在妳两个肉洞里了。

    」「洞...」她一时意会不过,隔了二秒,才摇头颤抖说:「不...怎么可以...」「你们适可而止吧!」我愤怒想挤开嘉扬冲过去,但凯门跟文生却过来把我围住,我一人难敌三人之力,硬生生又被推回沙发。

    「不强迫妳,如果妳不让小孩喝,他就饿肚子而已,反正也不是我儿子。

    」吴总一派轻鬆说。

    「但如果妳给他喝,我就把没收的副食品也喂他。

    」「你们...」诗允已经被逼到没其他选择。

    「快给我答桉!」吴总逼问。

    诗允偏开脸,默默点头,却是一直颤抖。

    「不可以...太过份了...」我痛苦地喊着,却无力阻止,因为喆喆显然很饿了,哭得十分伤心,每一声都让我愧疚又不捨,更遑论对诗允,传入耳中一定更如刀割。

    「那把小鬼也脱光吧,这样赤裸裸的,才能显现母爱有多感人。

    」于是喆喆被那两个破麻女同事剥光衣裤和尿布,光着屁股和小鸡鸡,放在被绑得动弹不得的妈妈两腿间。

    但小孩看到最爱的妈妈,却又无法给抱,只哭得更利害。

    「喆喆乖...不哭...麻麻秀秀...」诗允只能噙着泪一直安抚他,但收不到任何效果,看到他哭得小脸涨红,母爱爆发的诗允,难过到心都要碎了的样子。

    「吵死了!」吴总没有任何同情心,嫌恶的表情全出现在他刻薄的脸上。

    「谁想办法让他安静下来,乖乖舔他妈妈骚屄里的奶。

    」我实在忍无可忍,用力捶了茶几,拳头握到指节咯咯作响。

    「你给我坐好,乖乖喝咖啡,除非你想让你儿子继续饿肚子。

    」吴总转过来警告我。

    「北鼻...听他的...」诗允已经被喆喆哭的样子弄得芳心大乱,忘了自己现在羞耻的处境。

    我不忍心增加她的煎熬,只好吞下所有屈辱和不甘,咬牙继续忍耐。

    「来,姊姊喂你喝内内。

    」小苪那个好意思称自己姊姊的破麻,用小汤匙从诗允的肉缝舀起一匙牛奶,喂到喆喆嘴裡。

    「嗯...」看见儿子吃下从自己私处弄出来的奶水,诗允羞耻得发抖,但至少儿子开始进食了。

    喆喆仍然在哭,小苪又喂他一口。

    连续四口后,喆喆情绪渐渐平复,变成阵阵抽咽。

    「还想喝内内吗?小鬼?」小苪假装亲切问。

    「嗯、嗯、内内」喆喆天真地说。

    小苪拿起旁边桌子那锅牛奶,直接剥开诗允的耻户,慢慢倒入肉壶中。

    「哼...不要...」诗允羞耻地呻吟着。

    「忍耐一下,你儿子肚子饿啊。

    」那贱货将剩下的牛奶都倒进去,还一边羞辱我的妻子。

    「很能装也,嘻嘻,没想到妳的骚穴容量那么大。

    」当她手指鬆开两边耻阜,一条白色奶汁从溢满的肉缝下缘流出,沿着股沟滑过菊丘,落在地板的塑胶布上。

    喆喆立刻趴下去舔。

    「哈哈哈,笨小孩!」「跟小狗一样。

    」「可能像他爸爸,没有骨气。

    」「果然基因是会遗传...」「住嘴..」看到连儿子都被他们取笑,我怒火狂烧,却只能无力的发抖。

    「喝这里啦,这裡比较多。

    」他们将光着小身体的喆喆再抱起来,把他的小脑袋压到诗允全开的两腿间。

    「这里才有很多内内。

    」喆喆闻到妈妈和奶水的味道,果真小嘴黏了上去「唔嗯...」诗允清纯的脸蛋充满母性,也伴随羞耻的晕红。

    看喆喆满足的吃着奶,她露出放心的神情。

    但随着儿子飢渴的舔舐,她却渐渐招架不住,绑得动弹不得的身体,生殖器应该比任何时候都敏感,白色的奶水混着黏稠的液体,挂在她悬出沙发外的屁股下方。

    「喆喆...嗯...慢一点...唔...麻麻...好痒...」她温柔却颤抖地哀求根本听不懂话的儿子。

    喆喆却只是愈吮愈起劲。

    「嗯呜...喆喆...」她仰直脖子呜咽,兴奋使肌肤泛起粉红,被绑开张平的一双玉腿,末端两排脚趾紧紧握住。

    「那是妳儿子也,妳也会有感觉?平常装清纯可怜都是假的吧?」小蓉尖酸地羞辱着我妻子。

    诗允完全无力反驳,油亮的紧缚胴体激烈颤抖着。

    「不可以了...呜...喆...喆...麻麻...忍不?。盼兀顾榇ぜ赶?,忽然一股白泉,从菊肛难堪地抖射出来,喷在喆喆鼓起的小肚皮上。

    小孩停下动作,看着自己的肚子,诗允却仍无法控制,喷出一股接一股的奶白液体。

    喆喆小手在自己肚子上摸一摸,湿淋淋地往嘴裡塞。

    「不...不可以吃...嗯呜...很髒...唔...」诗允心急如焚。

    「喆喆!」原本已悲愤呆住的我惊醒过来,急忙要过去阻止,但屁股才离开椅面,就被嘉扬他们三人联手推回沙发。

    「你给我坐好!」嘉扬指着我。

    「阻止他...求求你们...吃那里出来的...会生?。故市旱娇煨橥?,只能哀求吴总那些畜牲。

    「妳肠子已经拉得很乾淨了,放心吧啊,哈哈。

    」「不...求求您...我已经什么都照您说的作了...让我的小孩好好吃饭...还要我怎样...我都愿意...」吴总这才满意的挥挥手。

    阿纲一把抱起喆喆,没让他再乱舔。

    诗允鬆了一口气,秀髮凌乱楚楚可怜瘫软在沙发娇喘,顾不得自己张着大腿,微肿的肛门张开一个湿红小洞的羞耻模样。

    「再补一管牛奶给妳...」德少又抽了几百西西的牛奶,灌入她的直肠,再用肛珠串一颗颗塞住。

    「差不多了,来干吧!」弄好后,他握着高高翘起的鸡巴,半蹲到诗允张开的两腿前。

    「不...把喆喆抱走...再开始...」她羞慌摇头。

    「?。刮乙徽酒鹄?,又被他们粗暴地推下去。

    「干嘛,让他看有什么关係?除非妳不想让他吃早餐了。

    」德少说。

    他一手压在沙发,整个人贴近注视她清纯的脸蛋,下面肉棒还在湿漉漉的耻缝磨蹭,诗允羞耻到不知该看什么地方。

    这时,小蓉跟苪儿已经将喆喆擦乾淨,用浴巾包住,而且拿出副食品似乎准备要喂他吃。

    「叫她们抱走的话,就没早餐囉。

    」「...」诗允只剩绝望颤抖。

    「认命吧,只要妳乖乖的,没用的老公就可以安逸喝咖啡,儿子也不用饿肚子。

    」德少继续用龟头磨挤耻洞,弄得她即使咬唇强忍,还是微微娇喘。

    「怎么样?要认命吗?」德少拿着坚硬的肉棒,拍打泥泞的耻肉。

    「嗯...」「嗯是什么意思?」德少火烫的肉鞭用力打在她私处。

    「嗯呜...好...」诗允终于羞喘出来。

    那些畜牲都在狂笑。

    「啧,老公咖啡都凉了。

    」吴总说,立刻又换了一杯热咖啡给我。

    「也帮喆喆弄一桌营养的幼儿食物,让他们父子好好享受。

    」「这样如何?」吴总问已经被德少吻住小嘴,下体还被磨蹭到一直发出闷喘的诗允。

    「嗯...嗯...」诗允流着泪,羞耻地点点头。

    「北鼻...我不...」我悲恸到不知该说什么。

    「好了,不要废话,杯子拿好。

    」他们强迫我端起咖啡杯。

    也把喆喆抱到刚刚搬来的儿童餐椅上,与我比邻而坐,小餐檯放满他喜欢的食物。

    喆喆开心地抓起就往嘴裡塞。

    「你们的傻儿子会笑了,丈夫也开心点,喝口咖啡啊。

    」几个人拿着手机帮我们一家人录影。

    我将不断发抖的杯子拿到嘴边,才喝一口,德少就把套上保险套的肉棒,慢慢塞进诗允的阴道,里面的牛奶全被挤出来。

    「嗯呜...」诗允在儿子面前被插入的羞耻程度,应该跟我喝下那口咖啡的感受不相上下。

    可恨的德少挺动屁股,全身骄傲的肌肉,就撑在我妻子紧缚的洁白胴体上方起伏,一截粗大肉茎在窄穴进进出出。

    「嗯..唔...嗯...唔...」诗允努力不在我跟喆喆面前呻吟出来。

    「妳儿子在看了,他色色的喔,年纪还这么小,嘿嘿...」德少一边轻鬆的抽插,一手扭住她的脸转向我跟喆喆这边。

    喆喆已经看妈妈被欺负看到出神,两手抓着食物却不动,剩两隻小脚一直摇晃。

    「求求你们...别乱说...」怎么反抗跟愤怒都没用的我,只能不争气地哀求他们至少嘴巴留一丝尊严给我们。

    「你给我喝咖啡。

    」嘉扬又把我端咖啡杯的手往嘴边推,强迫我咽下一口酸涩。

    德少愈动愈快,诗允已经控制不住,嗯嗯啊啊地娇喘着。

    「解开她...」德少跟阿纲说,阿纲逐一鬆开束缚她的麻绳。

    德少将诗允双臂拉到他脖子后面,要她抱紧,然后将她从沙发上端起来。

    「哼...嗯?。畣磫矗鹂矗哙牛槁椋眯撸顾黄缺ё诺律偃羌∪獾墓磐?,在他身上蠕动。

    「害羞什么?小孩迟早都要会的,我们好好教他..让他也变绿帽男,现在喜欢看妈妈被干...长大就喜欢老婆被别人姦...跟他旁边的绿帽老爸一样...」德少兴奋说着,一边耸动诗允轻盈的胴体,粗红阴茎勐烈打洞。

    「呜...不...麻...里面...好麻...」诗允被撞到全身麻软。

    体力好的德少,彷彿手是机器作的,这种火车便当的高难度体位一点都不见疲态。

    「来,过来这里...趴好...」他全身汗汁,放下诗允后,要她双手撑在我的沙发两边扶手,屁股朝他抬起,然后又将粗翘的龟头挤进去。

    「噢...嗯...嗯...?。。沟律俅雍竺嫱ψ?,她凌乱的髮丝带着幽香,在我脸前甩动,我端住杯子,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面对这样难过的景象。

    「北鼻...嗯...嗯?。裕黄穑顾煅氏蛭业狼?,又继续断续呻吟。

    我木然喝了一口咖啡,泪水流到杯缘,让它更加咸涩。

    「麻麻...抱抱...」旁边的喆喆忽然跟诗允讨抱。

    「喆喆...嗯唔...麻麻...嗯...现在...嗯...不行...嗯?。故时蛔驳狡灯凳?,口中激烈娇喘,两张秀气脚掌都踮起来。

    「抱抱...」「呜...对不起...嗯?。槁椋涣ζ。迨澹恢弊玻槁椋蓿顾鋈灰徽蠖洞?,两条腿差点跪下去,但硬是被德少抓住细腰继续勐撞。

    「我插出感觉了!」德少加快速度,将雪白的臀肉撞得噼啪作响。

    「抱着妳儿子作...这样干更兴奋...」已经开始微喘的德少说。

    「不...」「快!」德少搧打她的蜜臀,迫使她屈服。

    「嗯...嗯...」诗允只能伸手将喆喆从儿童椅抱起。

    「我们过来这边...」他将抱着儿子的诗允带回刚才的沙发,拉掉喆喆身上的浴巾,让他也光着身体,然后把诗允两腿推开,肉棒在泥泞的耻缝磨了几下又插进去。

    「唔...」诗允再度激吟,那隻畜牲,就把我的儿子跟妻子压在身下兴奋抽插。

    我像被下了无法动弹的药,端着咖啡杯,好像在看别人妻儿被蹂躏,或许是大脑的自我?;せ?,让我这样想避免疯掉。

    「你閒着也是閒着,一边看一边讨论一下你的事吧。

    」嘉扬说,他手里多了几份文件。

    我转头用想杀死他的眼神看他。

    「先别用那种眼神,不然等一下你不知道还能怎么看我,嘿嘿。

    」他把文件跟笔放在茶几,说:「这是结扎手术跟睾丸X光检查的文件,你在这里签了,你摔坏电脑的赔偿金就一笔勾销,不用担心你儿子会饿死。

    」「什么X光检查...」我愤怒问他。

    「要做四次,因为作完后就无法在产生精虫了,所以需要当事人签同意书...」嘉扬解释。

    「然后再配合结扎手术,就能确保你不会再有后代。

    」「这是什么鬼...」我愤怒抓起桌上文件,正准备要撕掉。

    「你尽量撕,我们不勉强你,但你的正妹老婆每餐都要用这种方式帮你儿子换食物,也或许你喜欢看啦,我不知道,嘿嘿。

    」我手僵在空中,看着另一张沙发上,诗允抱着儿子,母子光熘熘的,面对德少坐在他身上,正自己羞耻的抬动屁股,夹着一截肉棒在股间出没。

    「而且有你儿子参与,会更刺激喔,嘿嘿,他如果能养活,长大应该也会变得跟你一样,是个会把老婆送人干的绿王八,哈哈。

    」我颓然放下原本想撕毁文件的冲动,低着头问:「我签了,你们可以保证...不会再让我儿子看到他妈妈这样吗...」「当然可以,而且保证不再用他饿肚子来威胁你们,如果你们都很听话的话,嘿嘿。

    」他加的但书,根本跟没保证一样。

    「好...」但我还是答应了,我虽然已经没用到无可救药,但至少不能让诗允连身为母亲的人格也崩坏!我拿起笔,在他指的地方一张张签下自己的名字,内容连看都没看。

    「把小孩带走吧,让他吃饱。

    」看我都签了,吴总守信地交代下去。

    那两个破麻从诗允怀中抱走喆喆,带他离开这个诗允的羞耻地狱。

    这时凯门跟文生接过我签完名的文件,还拿诗允的手机对着它一张张拍照,弄了好一会儿,不知搞什么鬼。

    不久后,他们两个拿着她的手机走过去。

    这时诗允仍跨跪在德少大腿上,屁股夹住粗红阴茎上下吞吐,德少则把头埋进她酥胸,嘴在吸咬她的乳头。

    「舒服吗?看妳叫声那么不知羞耻?」「嗯呜...」诗允摇头否认,但激烈娇喘跟屁股耸落的动作,却一直罔顾本人的意志而持续。

    「你丈夫签了结扎手术同意书了,之后还要照睾丸X光,以后会不能生育...」「嗯...嗯喔...」诗允可能没有听进去,被德少弄得彷彿快断气。

    「现在,我帮妳打好字,在痴汉66旅的讨论区,用妳的名字徵求最先回讯息的两个名额,可以跟我们一起带妳老公去结扎。

    」「由妳点送出讯息吧。

    」凯文抓起她ㄧ支纤指。

    「不...」指尖将触及萤幕之际,她短暂回神,挣扎不愿配合。

    「北...唔...」她悲伤叫我,但才说一个字,德少那混蛋就捏住她的脸蛋,粗暴地吻了上去,同时下体改为主动上顶,两片雪白蜜臀被撞得乱颤,交媾摩擦产生的体液,将吊在德少阴茎下的睾丸弄得一团湿漉。

    失去力气抵抗的妻子,还是让凯文抓着手点送出徵求讯息。

    「哇,反应好热烈!」才过几秒钟,凯文跟文生就在欢呼。

    「大家都想带妳老公去作结扎呢,一下子就涌进五十几则,那就前面这二名了!」我呆呆看着剥夺自己生育能力的文件被贴上网,还用妻子名义徵求押我去动手术的陌生男人,那种感觉,就如猫狗要被强制节育一样。

    凯门突然对诗允说:「有人问妳,丈夫以后结扎不育,妳愿不愿意让大家下种怀孕?」「住嘴!」我愤怒大吼。

    跟德少唇舌交缠而激烈喘息的诗允,也流着泪摇头。

    「好吧,那我回他,妳现在还不愿意,以后再看看...」「住嘴,以后也不行...」我的声音已经在哽咽,这种屈辱又无力反抗的地狱。

    「北鼻...我永远都不会...那里...只会有你的...骨肉...」还好诗允挣脱德少的强吻,在激烈喘息中向我保证。

    「嗯...」我用力点头,虽然不知道最后能不能逃过这种命运,但至少有她的誓言,我现在还能撑下去。

    「好吧,那我帮妳改一下,说妳绝不会帮他们怀小孩。

    」凯门笑嘻嘻说。

    「但是,那两位获选的社员,今天想跟妳见面认识一下,我帮妳约中午在附近公园门口。

    」「不...嗯...嗯...?。牛故时咭⊥?,她骑在德少腿上,被他不断顶起的下腹、撞到连呻吟都断断续续。

    「人家要带妳丈夫去结扎,想跟妳认识一下而已,拒绝就太不懂事了。

    而且我们会让妳穿贞操带去,不会怀孕的。

    」「你们不要太过份!」我咬牙切齿,这种屈辱要教我如何忍受!「怎样,你又想摔东西吗?没问题。

    」嘉扬拿了另一部笔电给我。

    「尽量摔,拿你儿子的饭钱来换。

    」「不...北鼻...我不会跟他们怎样...见了面...就回家...」诗允怕我又冲动,辛苦娇喘着安抚我。

    「...」我握紧的拳头,在快吐血的强忍中,终于慢慢放下……「答应了吗?那我帮妳回他们。

    」凯门擅自用诗允的名字,在那变态社群答应那些痴汉的要求。

    「嗯?。拐馐钡律俜斫吹乖谏撤?,用传统体位做最后冲刺。

    沙发被他勐烈的动作弄得嘎嘎摇动。

    「嗯...嗯?。“。虐“。故蚀有叱芙看?,变成一连串无意义的激烈呻吟。

    「唔...」德少的嘴又压上她双唇,舌头闯入她香甜的口中,屁股勐烈挺送。

    从后面看去,粗大的阴茎把窄穴塞成一个大口,一直吞吐拉塞鲜红耻肉,白浊水汁一路漫延到吊在下面摆动的两颗睾丸。

    每一下撞击,都像打洞机般扎实而勐烈,捣得女体阵阵抽搐,彷彿要把最深处的酸麻给捣出来一样,诗允兴奋到连可爱的菊丘都微微张开在颤抖。

    她修长美丽的小腿,情不自禁盘紧身上男人黝黑结实的光臀,两排秀气脚趾还紧紧握着。

    那淫乱交媾的画面,让我恨到想捏碎自己的心脏。

    「嗯呜....」「妳好美...宝贝...」德少揉住她凌乱的秀髮,兴奋地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清纯脸蛋,微张的小嘴在激烈娇喘。

    受不了里面可爱舌瓣的诱惑,德少又激动的吻上去,屁股动得更勐烈。

    「唔...嗯呜...」诗允也抱住那畜牲。

    让我痛苦的抽插画面又持续好一段时间,两具赤裸的胴体才紧抱一起呜咽,大家都知道,又一个我在公司的同期同事,完成和我妻子的性交...我仍然端着杯子,咖啡早就冰冷了,但我却还没平静,刚刚的画面,令我太不甘心。

    一个别部门的男同事小翰,亲手替她穿回贞操带上锁,小翰是下一次要佔有她身体的畜主。

    诗允柔声叫我二次,我都没有回应。

    她自己默默穿回衣裙,但那些人只吝啬的给了四根别针,让她暂时别住全被剪开的小背心和短裙。

    这样根本无法遮掩她里面全无贴身衣物的诱人春光。

    她将被剪开的背心反过来穿,因为叫我我没理她,只好自己辛苦地将手伸到背后用别针别住。

    胸前的诱人激凸已无法避免,现在又多了一整片匀称光洁的裸背被人看见。

    短裙也一样,她将裂开处转到腰侧,用别针别住裙头,但这样还是快露出整片大腿,而且一动就被看到什么都没穿的蜜臀。

    「谢谢两位主人的调教...我要回家了...」她屈辱地向德少跟阿纲道谢,这是吴总立的新规矩。

    「等一下!」凯门出声:「先给要约妳见面的网友发个讯息,说妳要过去了。

    」「嗯...」她默默从包包拿起手机,在那论坛上留言。

    「我已经跟他们约好,可以离开了吗?」她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凯门。

    「好,妳今天真听话,嘿嘿。

    」诗允怯怯望了我一眼,我还是木然坐着,她低下头,转身默默走向门口,转开手把推门出去。

    看着她柔弱的背影,步履有点勉强,玉手不时按着下腹,因为注射在直肠中的牛奶,都还让珠子塞住没解放出来,那些畜牲要她离开公司后才能解决。

    隔了几十秒,我才像惊醒一般,站起来狂奔开门追出去。

    这时她已经抱着吃饱睡着的喆喆,忍着腹中酸胀的痛苦,挨在牆边等电梯。

    因为抱着小孩,她残破的衣裙被挤开,大半酥胸和大腿都露出来,一群一起等电梯男同事正在大饱眼福。

    所有人都知道刚刚她为我接受「处?!?。

    她没有手可以整理衣衫,只能强忍羞意,沐浴在众多兴奋视线下。

    「我送妳回家。

    」我帮她把曝光的地方拉好。

    「不...你在公司,我没有关係。

    」她忍住微喘,笑着对我说。

    「对!你那里也不能去,回去打扫乾淨。

    」嘉扬跟凯文不知何时跟出来。

    「至少让她先上洗手间...」我哀求着眼前跟我同期,但现在对我跋扈不可一世的小主管。

    「不行喔,她要这样去见恩人,那两位可是以后要带你去医院的人,很重要的。

    」「别这样...」我不死心哀求,不顾围观的同事愈来愈多。

    「到底要诗允见他们做什么?可不可以不要让她跟陌生人单独见面,她衣服都被你们...」「你现在是在命令我吗?」嘉扬冷冷问。

    「北鼻...」诗允强装没事,努力站直安抚我:「我去见他们一面...就回家,别替我担心,我那里都不会去...」「可是...」「别可是了!快给我回去打扫!」嘉扬跟凯门同时揪住我领子,这时电梯门也打开。

    「你们别对我丈夫动手动脚...」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了嘉扬一眼,然后温柔看着我。

    「相信我...你放心,我很快就带喆喆回到家。

    」她眼圈微微红起来,但仍笑着跟我道别,美丽的身影慢慢走进电梯,那几个男同事也不怀好意的跟着走进去。

    「走吧!」嘉扬重推我一下。

    「不用看了!人走了!」换凯门动手。

    「快点!」我怀着一肚子嫉妒和担忧,拖着不甘愿的步伐,回去清理他们刚才玩弄诗允留下的狼藉现场。

    ===================================下午,我一直呆坐在空无一物的办公桌前,一秒一秒慢慢过的时间,彷彿刀子在凌迟着我。

    如果照诗允承诺的,应该早就到家了,但我不论打手机或家里电话,却都没接。

    想到她跟那两个变态约在公园,我就恨不得马上冲出去找,但所有同事都在监视着我,我连上厕所都要跟隔壁那个才刚过试用期的菜鸟报备,他说可以才能去。

    而那傢伙总是不时拿出诗允被姦辱的影片在看,常??醋趴醋?,就走路姿势怪异地去厕所好几分钟才回来,甚至没避讳在我旁边叹息,自言自语说什么时候可以轮到他。

    为了家人,我把这一切屈辱都吞下肚,在办公室成为人人用眼神耻笑的目标...离下班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时,我忽然听见办公室后方传来喧笑的声音。

    「哇...好害羞...我看不下去了啦!」小蓉那贱货的叫声特别刺耳。

    我这才发现邻近座位人都不在,站起来往后看,全部人都挤在凯文的位置不知围观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