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 精品其他 > 你是我的谁 > 【你是我的谁】(73-74)
    你是我的谁737青青草原系列小说

    作者heie梦中的猫儿

    时间2018年11月15日

    第七十三章

    公海,一艘豪华游轮缓缓前行,至于它要漂流到什么地方,似乎除了主人外,

    无人知晓。

    在其中一间无比奢华的卧房内,一个兔女郎正在对着一面圆形的镜子,仔细

    地补着口红。她头上戴着可爱的兔耳朵发箍,白皙的脖子上围着一个黑色的绑

    带式颈环,衬托着她的脸蛋俏皮而可爱?;鹄毙愿械碾靥迳?,穿着一件桃红色金

    丝绒吊带连体装,在她浑圆翘臀的股沟处,有一个小小的白色毛球样式的尾巴。

    而那双长长的玉腿上则是裹着性感的黑色吊带蕾丝网袜,脚上穿着黑色的恨天高。

    只是在口红补到一半的时候,她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镜子中,那张原本美

    丽的脸庞瞬间变得狰狞无比。

    「啪」的一声,那只昂贵的口红便被她狠狠地砸在了镜子上。

    「一个个的给脸不要脸,哪天落在我的手上,我一定要你们好看」小兔低

    声骂道。

    「来人」小兔头也不转道。

    外面的保镖听到小兔的喊声,急忙推门而入??醋判⊥梅⒒鸬哪Q?,两个保

    镖大气都不敢出,静静地等着她下达命令。别看这个女孩比他们都小,但是在这

    里的身份可不低。

    「兔爷有什么吩咐」其中一个保镖看着她对着镜子不发一言,试探道。

    「俞清霜回来了没有」小兔问道。

    「没有,应该还在安天市那边?!?br />
    「她没有去谈判吧」小兔又问道。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之前不是说她在医院照顾病人吗」

    「哼,什么病人,她那个废物老公而已」小兔冷笑道,「没有去谈判就好,

    万一」

    话还未说完,门外走来一人,正是那位和赵军在特护病房里见过面的肖勇。

    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他没有再戴那副墨镜,一双颇为锋利的双眼正有些阴鸷地

    看着小兔。

    那几个保镖见到肖勇,急忙弯下腰来,十分恭敬地喊道「老大」

    小兔也急忙换了一副堆满笑意的面孔,走上前来,用非常诱惑地声音喊道

    「主人?!?br />
    「你们两个先下去?!剐び碌囟阅橇礁霰o诘?。

    待卧房里只剩下一男一女时,小兔扭动着性感的翘臀,来到肖勇的面前,整

    个身体直接贴在了对方的宽阔胸膛上。穿着恨天高的她,正好到肖勇的脖颈位置。

    她抬起头来,吐气如兰道「主人,找我有什么事吗」

    肖勇冷冷地看着她,道「是谁让你在谈判中播放她的视频了说」

    小兔被对方冰冷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战战兢兢道「我我自己播放的?!?br />
    「你胆子很大啊」肖勇淡淡道。

    「主人,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话未说完,小兔被对方一个巴掌抽倒

    在了地上。

    响亮的耳光回荡在卧房内,可想而知,肖勇刚才使用的力气该有多大。

    小兔只觉得眼冒金星,半张脸麻木不已,整个人几乎都要晕过去了,嘴角也

    渗出血来。

    她捂着半张脸,蜷缩在地上,怯怯地看着肖勇道「主人,我错了」

    「为我好你把她的视频拿出去在众人面前播放,是在羞辱我吗」

    肖勇一把抓住小兔脖颈上的颈环,将她直接从地上提了起来,力气果然很大,

    小兔竟是被肖勇生生地拽到了半空中,和肖勇面对面对视着。

    只听肖勇用十分瘆人的口吻道「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随后,肖勇一把将她丢在了旁边的粉色床铺上,取出了对讲机喊起话来。

    「石晓峰在哪儿」

    「老大,他现在在实验室呢?!?br />
    「马上叫他来小兔这儿」

    跌倒在床上的小兔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哭喊道「主人,我错了,你就饶了

    我这一次吧」

    她跌跌撞撞地从床上摔下来,跪爬着来到肖勇的脚下,抱住对方的双腿。

    「主人,我求求你,饶我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我求你了」小兔连连哀

    求道。

    肖勇丝毫不为所动,他一脚踹在对方丰满硕大的胸部上,小兔吃痛一声,倒

    在了地上。

    很快,身板瘦弱的石晓峰走了进来,当他看到肖勇后,赶忙弯腰道「主人」

    不得不说,此人天生的一脸奴相,那副模样甚是丑陋,让人看了之后直欲作

    呕。

    「这个人赏给你了?!剐び露抡饩浠氨憷肟朔考?,临走之际,顺手把门

    也带上了。

    「主人主人别走啊我再也不敢了你回来啊」小兔望着紧闭的房门

    绝望道。

    而站在那里的石晓峰,呆呆地注视着跌坐在地上的小兔,喉部不由发出「咕

    咚」的声响。显然,他看到床上性感火辣的兔女郎,心情也很是激动。虽然对方

    挨了一巴掌,半边脸有些肿胀,但丝毫不影响她应有的美貌,甚至比刚才更多了

    一分令人怜惜的感觉。

    小兔自然发现了石晓峰那炙热的眼神,她牙咬切齿道「你这个混蛋,你要

    是敢碰我一下,老娘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石晓峰看到小兔冰冷的眼神,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说实话,他挺怕这个女人

    的,别看她长得性感漂亮,但做起事来十分狠辣。他忘不了之前自己被她命手下,

    用麻绳绑在铁柱上鞭打的情景,更不了以往她对自己的嘲讽和羞辱。

    但是转念想到了主人,他瞬间有了一些底气,毕竟主人的命令不可违,不然

    下场会更惨

    眼前这漂亮的小脸蛋,雪白滑嫩的皮肤,足有g罩杯的巨乳,那道深长的沟

    壑,加上下半身的惹火蕾丝网袜这一切,无一不牵动着石晓峰的神经链。

    「你要干什么」小兔看到石晓峰张着大嘴发出「呵哈」的声音,机械地走

    向自己。

    「滚你这个贱人,跟她们一样下贱,滚出去」小兔指着石晓峰破口大骂

    起来。

    石晓峰听到对方的骂声,没有再动摇,想到之前她用尽各种方法嘲讽羞辱自

    己,这一刻,报复的机会总算是来了,毕竟有主人亲自下达的命令,外面的保镖

    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你给我滚出去」小兔刚想站起身,不料被石晓峰的两只手紧紧地钳住,

    动弹不得。

    小兔心中一惊,她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怎么那么大的力气,好歹自己也是有些

    功夫在身,竟是被他牢牢地按住双臂,然后整个人被再次丢在了床上

    飞机上,许婧看着坐在一旁的女孩,道「萱萱,要喝饮料吗」

    「我不渴,谢谢姐姐」仝萱萱小声道,转而又对我,「赵叔叔,我爸爸

    他没事吧」

    我看着仝萱萱,心中也很不好受,只得安慰道「放心吧,你爸爸他没事的?!?br />
    其实,我心里在想你爸爸有事没事,我现在哪有什么心思管这些,我自己

    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墒?,谁又能安慰我一下呢

    接仝萱萱回去的时候,王馨并没有在咖啡厅。听高振说,那次行动失败了,

    内部有鬼给斌哥那边传递消息,现在整件事情还在调查中。

    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王馨应该早就对一切工作进行了最为周密的安排,

    看她之前胸有成竹的模样,连我汇报给她的消息,她都可以不放在眼里,没想到

    真的出事了??烧庖磺胁⒉恢匾?,关键在于她在外围部署的警力又在哪里呢为

    什么我们在里面的时候,始终接不到她传来的消息呢

    这时,许婧问我道「赵哥,俞姐怎么没有跟你回来啊这几天都没见着她

    人在哪儿?!?br />
    我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见不着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说不定是去私会那个

    奸夫去了。

    但我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只得道「她在安天市那边还有工作要忙,就让我

    先回来了?!?br />
    「唉,俞姐这人也是,自己的老公受了枪伤,她也不请假来照顾一下,反而

    又开始忙起来了。说句不好听的,还不如她继续失忆呢?!剐礞和铝送律嗤返?。

    继续失忆是啊,要是她继续「失忆」的话,说不定万事皆休了,我也可以

    直接中枪然后失血过多死去了,就不用这么窝囊的活着了。至于妻子,随她怎么

    和别的男人鬼混去吧。

    想到她给我输了血,都觉得有些肮脏,我体内居然流着她的血。她这么费心

    费力,又自己出血来救我,是何居心难道非要让我苟活着,继续看她演戏,继

    续被她羞辱吗

    不知不觉,我沉沉的睡了过去,等飞机降落在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我被许婧叫醒,下意识地去摸口袋,才想到自己的手机早就在受伤昏迷后没

    了踪影。丢在天云山庄的可能性不大,我高度怀疑应该是妻子给我做手术的时候

    拿走的,就像她拿走那两张dvd一样,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三人刚下了飞机,便看到不远处站着几道熟悉的身影,是孙扬和警局的几位

    同事。

    孙扬也看到了我们三个,马上迎了过来「小赵,我听说你中了枪伤,是不

    是真的」

    「你消息很灵通啊?!刮颐嫖薇砬榈乜醋潘?。

    孙扬有些尴尬,把目光转向一旁的仝萱萱「萱萱,叔叔送你回家,好吗」

    仝萱萱乖巧地点了点头,又问道「孙叔叔,我妈妈还好吗」

    「你妈妈她她很好,一直盼着你回来?;氐郊铱梢怨缘陌?,你妈妈想

    你都快哭晕了?!顾镅锩嗣哪源?。

    就在这时,远远地传来一个熟悉的喊声「婧婧,赵哥」

    只见猴子一边挥舞着胳膊一边朝我们这边跑了过来,许婧看到他,也露出惊

    喜的神情,直接跑了上去。

    顿时,两个人紧紧地搂在了一起。

    猴子这家伙还抱着许婧在半空中打了几个转,随后也不顾众人的目光,对着

    许婧就是一顿猛亲。

    「你这家伙,真讨厌,很多人看着呢?!剐礞荷焓执蛄撕镒蛹赶?,伸手抹了

    抹脸上的口水。

    「宝贝,你可想死我了」猴子猥琐地笑着,还冲我摆了摆手。

    我看着如此亲昵的两人,仿佛看到了我和妻子刚谈恋爱的情景,也是那么的

    甜蜜和温馨。心中顿生许多落寞,或许,那些甜蜜的回忆只能埋葬在心里了。

    孙扬咳嗽了一声,对我道「小赵,那个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过些天

    再来警局吧?!?br />
    「没关系,谢谢你的好意了,我还没那么脆弱?!刮铱戳怂谎?,向机场外

    面走去。

    第一版主 最新域名 2h2h2h 点 c0㎡

    第七十四章

    只是,在我经过孙扬身边的时候,他低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小赵,你

    不该回来的?!?br />
    我微微一怔,再去看孙扬的时候,只见他对仝萱萱道「萱萱,来,叔叔送

    你回家?!?br />
    「孙叔叔,我爸爸他回来了吗」仝萱萱仰着头问孙扬道。

    「咱们车上再说,走」孙扬没有再看我,和那几位同事一起带着仝萱萱离

    开了机场。

    坐在出租车上的我,一路上都在想着刚才孙扬对我说的那句话。我的家还有

    我的工作单位都在本市,他为什么说我不该回来,难道我回来后会遇到什么危险

    吗

    透过车窗,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我不禁闭上了双眼。从离开本市再到回来,

    这些天发生的一切,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但如果真的是一场梦的话,那该多

    好

    当汽车缓缓停在小区门口,我下了车望着自己所在的那栋居民楼,默默地叹

    了口气。

    和之前妻子出车祸失踪的情景差不多,那个充满生气的家或许又开始变得冰

    冷起来。

    不过,在当我来到家门口,取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我发现有些不对劲。钥匙

    居然只转了一圈就开了,这是怎么回事以往妻子出门都会落三道锁的。难道家

    里面还有人不成

    家里进贼了我顿时提高警惕,悄悄地打开了房门,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跑

    了过来。

    「老公,你回来了啊」声音里充满了期待和激动,好像还有几分委屈。

    但这个声音,就仿佛是在我的头顶炸响了一个惊雷,直接让我呆在了原地。

    竟然是妻子没错,这个清丽面容,双眼还含着泪花,就是俞清霜

    她看着我,猛地张开双臂扑到我的怀中,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腰,并握起拳头

    在我的背上轻轻地锤了几下,高盘着长发的头颅还在我的怀里左右摩挲着。

    只听她带着哭腔道「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我打电话你也不接,都快急死我

    了」

    我呆若木鸡,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竟不知所措起来,就任由她这么抱着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感觉一切都那么出乎我的意料呢,我是在做梦吗

    过了好一阵,妻子慢慢地抬起头来,双眼有些红肿地看着我,当她察觉我有

    些不对劲的时候,开口质问道「你怎么了,回到家见了我不高兴啊老实交代,

    这些天你干嘛去了」

    「我你这是」我有些语无伦次起来,看着她一脸的委屈,我真不知

    道说什么好。

    我空白的那你还中终于闪过一个念头,难道她又失忆了吗是不是每当她对

    我隐瞒了什么事情,或者做了亏心事,她都会迅速失忆,所以演技才会如此逼真

    动人

    这时,我的肚子不由自主地响了一下。妻子听到之后,噗嗤一笑「饿了吧,

    我去做饭」

    说着,她从我手里接过行李箱,拖到了卧室。

    「你站在那儿做什么,在外出差那么久,还不嫌累啊,快来坐下休息休息」

    妻子对我莞尔一笑,便匆匆地走进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我机械来到厨房门口,注视着妻子忙碌的身影,系着围裙的她还是那么的温

    柔贤惠,就如往常我在警局忙碌了一天回到家一样,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她真的又失忆了吗我来到她的身边,有些结巴道「你你没事吧」

    妻子被我突然的一句话吓了一跳,急忙转身看向我,可能是察觉出我的神情

    有些异样,当下问道「老公,你怎么了看你怪怪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不记得前段时间,我们在安天市发生的什么事了吗」我反问道。

    「安天市」妻子疑惑道,「我没有去安天市啊,我一直都在家的?!?br />
    「你真没去安天市你再好好想想」我一把抓住她的臂膀道。

    妻子也被我这一连串的举动,弄得有些晕乎起来,她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老公,你没发烧吧」

    就在我们两人在厨房里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一阵门铃声响起。

    妻子也不再纠结我莫名其妙的问话,赶忙道「快去开门,看看是谁来了」

    我再次机械地走到客厅的玄关,可视猫眼内,只见张琪琪一脸笑意地站在那

    里。

    当我打开门,张琪琪立刻冲进来喊道「俞姐,我应聘成功哎」

    她看到是我,顿时呆了一下,有些怯怯道「赵赵哥,你回来了啊?!?br />
    「你怎么又来我家了」我稍稍回神问道。

    也不知这小妖女哪来的底气,马上挺着丰满的胸脯,呵斥我道「你还问我

    你这几天去哪里了,俞姐给你打了多少次电话你知道吗你连个消息都不回,俞

    姐想你想的哭了好几次,晚上都睡不着觉。打电话给警局,那些条子总说什么你

    还在外面执行任务,不方便接电话。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穿着一身警皮的人,压根

    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琪琪把我骂的一愣一愣的,未等我有所反应,厨房里,妻子的声音传来

    「是琪琪吗」

    「俞姐,是我」张琪琪也不再搭理我,直接冲进了厨房。

    只听她兴奋道「俞姐,我面试成功了,下周一我就去正式上班」

    「太好了恭喜你琪琪,以后可要好好工作啊。我就知道我们琪琪最棒了,

    正好你赵哥也回来了,今天我做好吃的好好犒劳犒劳你们?!蛊拮右彩指咝说?。

    「嘻嘻,还是多亏了俞姐你的教诲,我才能有今天的,等下吃饭我多敬你几

    杯」

    「你这丫头,还想着喝酒。对了琪琪,你面试的什么公司」妻子问道。

    「叫梦幻公馆,是一个网站兼a开发的公司。那几个面试官看了我的简

    历,又问了我几个问题后,说我在这方面还蛮有资历的,可以去他们那儿做个管

    理?!拐喷麋骰卮鸬?。

    听着厨房里的两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我顿时觉得整个世界,好像只有自己

    活像个傻瓜,一直被蒙在了鼓里。难道之前在安天市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梦吗

    我赶紧冲进洗手间,猛地洗了几把脸,又拍了自己一巴掌。到底怎么回事

    妻子的表现一切正常,好像真的没有骗我的意思,而且刚进家门的时候,她对我

    说的话和张琪琪对我讲的话完全吻合。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她们两个早就串通好

    了来骗我的,但这根本不可能。

    这些天妻子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可我一直没有接听。其实并不是我没有接

    听,而是我的手机早就不知道哪去了。我一度怀疑是妻子趁我昏迷之际,拿走了

    我的手机,可现在看来好像又不是她干的。如果说妻子的演技如此的出神入化,

    也是不可能的。

    我掀开了自己的衣服,看了看腹部,枪伤留下的疤痕还在。不是梦,都是真

    的

    妻子一直在家,那在安天市为我做手术输血的人又是谁呢我不可能有两个

    妻子啊

    我走到卧室打开了行李箱,手机不在了,dvd也早就被妻子拿走。最后,

    我只在箱子的最下面翻出了那两张纸条。

    一张写着「开会请立即答应领导交代的任务?!?br />
    另一张则写着「请不要参加两天后的行动?!?br />
    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梦。也就是说妻子一直在家的事可能就是假的了

    我又来到厨房,对张琪琪道「那个琪琪,你过来一下?!?br />
    「琪琪,你先去客厅吧,一会儿饭好了我再喊你们?!蛊拮右彩适钡?。

    「你干嘛别拉拉扯扯的?!拐喷麋鞯闪宋乙谎?,甩开我的手,坐在了沙发

    上。

    「我问你一件事,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刮沂盅纤嗟?。

    「赵哥,这不是在警局。再说,我也没犯什么事,别总对我跟审犯人似的好

    不好」

    我没有在意她的不满,迫不及待道「琪琪,你告诉我,这几天,我妻子真

    的在家吗」

    「对啊?!拐喷麋鞯阃返?,「这几天晚上我一直在这边住的?!?br />
    「真的」我疑惑地看着她,又问了一遍。

    张琪琪无奈地笑了一下「赵哥,你这是怎么了几天不见开始怀疑人生了

    啊」

    「我没心思跟你开玩笑」我阴沉着脸道,「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我妻子

    这几天都在家吗,一直没有出去过」

    张琪琪翻了个白眼「赵哥,你连个电话都不接,俞姐就是想出去也没有心

    情啊,她一直挂着你,还以为你在安天市那边出了什么事?!?br />
    「那你告诉我,从几号开始,又是到几号,我妻子给我打电话打不通的」

    张琪琪想了一下,给我说了一下日期。

    我听了之后顿时愣住了,没错,就是那几天,我中了枪伤昏迷一直到差不多

    痊愈。

    只听张琪琪话锋一转「你才应该老实交代,这些天你到底干嘛去了我警

    告你,你要是敢在外面做出什么对不起俞姐的事情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张琪琪认真的眼神,我确定她没有在说谎,妻子一直都在家里待着,而

    且也不是存在所谓的失忆,可安天市发生的一切又该怎么解释呢给我做手术的

    人又是谁呢

    一直到吃饭,我都呆呆地坐在饭桌上,看着妻子和张琪琪互相碰杯,聊得不

    亦乐乎。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随口问妻子道「老婆,前些天贺伟有没有来

    过咱们家」

    妻子点头道「来过一次,不是你打电话让他来咱家的嘛,说给我做一下检

    查,看看我的记忆有没有恢复?!?br />
    「他怎么说的」我赶紧问道。

    妻子想了一下,道「好像也没有说什么吧,做完检查后,我问他怎么样,

    他说让我放宽心就好,也不要多想,以免再受到什么刺激?!?br />
    「哦,对了」妻子好像想到了什么,「他好像还问了我一个非常奇怪的问

    题?!?br />
    「什么问题」

    「嗯他问我还记不记得在青江市市医院,发生过什么事情?!?/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