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 精品其他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72-73)
    2018-11-15【第七十二章小涵(后篇)】第二天起床,杰装作不知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小光当然不会自找没趣的多加过问;小涵害羞都来不及,更不会主动说起这个话题;而莹莹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是她的男人占了便宜,而且吃亏的也不是她。

    各怀鬼胎的四人收拾了一番,然后一起出门。

    小涵的步子有些不自然,明显是刚破处的下体还没从昨晚那两次尽兴的欢爱中恢複过来。

    她今天一直腻着小光不放,看向小光的眼神总是充满了爱意,显然是已经以他真正的女人自居了。

    这让一直在留意观察的杰得意的偷笑了好几次。

    中午他们在外面的餐馆开了个包间。

    吃完饭,小涵去上洗手间了,杰敏感的发现小光好像对莹莹有些欲言又止,于是借着桌布的遮挡,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打开录音后悄悄压到自己的背包下面,然后起身去结账。

    故意慢腾腾的结账回来,杰不动声色的取回手机,接着就借口要去洗手间。

    进入厕格,锁好门,他迫不及待的插上耳机,听起了刚才的录音。

    录音里,小光先开口了:「我不甘心啊,本想借着这次旅游找个机会吃了小涵的,没想到被姐夫先下手了!之前我还不确定她是不是处女,今早上旁敲侧击的问她,结果她说昨晚就是她的初夜!」莹莹的声音酸熘熘的:「你自己作死,明明有了小女友,还非要在你姐夫面前和我做爱,能怪谁???」小光好像没听出莹莹的醋意:「你说,姐夫会不会已经发现了昨晚和我做爱的其实是你,故意报複我才趁机要了小涵的?就算是小涵羞得不敢说话,难道他真的没有察觉出和他做爱的是个处女?」莹莹为杰辩解道:「你想多了,他应该就是真的没有发现,你姐夫这人有时候就是很粗枝大叶的,要不他怎么会一直都没察觉我和你之间的事?而且那时他在厕所门口问,你都承认了是和小涵在一起,他不就很自然的认为在床上的是我了吗?」小光反问:「他当时那么问,我除了将错就错的承认下来,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实话告诉他,正在和我做爱的其实是你?」莹莹说了句很打击他的话:「实话告诉你吧,我才不关心昨晚他们俩的事,就算你姐夫真是故意那么做的,我也不怪他,反正本来就是我先对不住他的。

    」小光哀叹:「唉,连你也……算了算了,我不再想这件事了,太窝心!」杰心想:「我只是装成粗枝大叶而已,莹莹是因为不关心所以没往细了想,小光你才是实打实的马大哈——就算小涵没说话,她的娇喘声也是和莹莹不一样的好吗?本来我都做好和你摊牌的最坏准备了,结果你却连这么明显的漏洞都没想到!」录音里,莹莹的醋劲又上来了:「你也知道窝心!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明明是我的小男人,却带个这么可爱的小女友出来旅游,还准备找机会吃了她!告诉你,我吃醋了,哼!」「?!沟囊簧?,应该是小光重重亲了她一口:「姐,原来你会吃小涵的醋???太好了!」莹莹又「哼」了一声,然后提出:「你自己选吧:今晚你是和我做,还是和小涵做?」小光赶紧选择:「和你做!我还想继续好好疼爱你!」莹莹问:「如果你姐夫又像昨晚那样上了小涵呢?你不在意?」小光说:「会在意??!我们小声点不要吵醒他吧。

    」莹莹坚持问道:「万一呢?」小光沉默了一会才回答:「昨晚小涵把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他了,再多做一次少做一次还有根本的区别吗?我现在觉得,这就是我给他带了那么多次绿帽的报应吧。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小涵是我女友,以后我和她做爱的机会多的是,但是姐你不同啊,和你的亲近机会只能抓到一次算一次。

    而且如果不是血缘的原因,其实我更希望你才是我真正的女朋友!如果有机会并且可以选择的话,我还是更愿意和你做爱。

    」杰不屑的想道:「他奶奶的,这小子脸皮真厚,垂涎别人的女友也就算了,还竟然把脚踏两条船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莹莹却对小光的说法很满意:「那好吧,我今晚陪你。

    」小光提出:「今晚万一真的吵醒了姐夫,我们就到床上做吧,这样小涵也不好意思说话,不至于露馅。

    」杰再次不屑:「竟然以为不说话就不会露馅了,小光你真的有用脑子想过吗?」小光又说:「不过,姐,你老公把我女友的处女拿走了,我不甘心!这样吧,你来补偿我,今晚和我玩新花样!」原来这小子还是别有用心!莹莹分辩道:「可是姐会的花样几乎都和你玩过了??!」小光耍赖:「我不管嘛,反正我吃了大亏,你得补偿我!」莹莹说:「好吧好吧,让我想想。

    」录音到此结束。

    杰回忆着上午小涵迈着不自然的步子,围着小光转悠的可爱模样,美滋滋的想着:「美少女,看来你男朋友更在意别的女人呢,今晚就继续由我来好好安慰你吧,嘿嘿!」************当天晚上,杰继续装睡,只见小光果然又起身走到旁边床前,不声不响的拉起一个女孩。

    杰知道,那一定还是莹莹。

    两人又去了厕所,锁上门。

    杰起身跟了上去,他很好奇:莹莹会怎么补偿小光呢?杰把耳朵贴到门上,偷听着里面的对话——「嘿嘿,姐你想好了没,有什么新花样?」「我想来想去,好像就一个花样没和你玩过了。

    但是……有些变态的,我都不太想做。

    」「没事没事,我就喜欢你为我做变态的事,很有成就感的!」「小坏蛋!还记不记得上次在温泉,你说我好污的那件事?」「记得啊,那次我先是尿到你乳沟里,然后你直接含住了沾满尿的小弟弟,我都没想到你会玩得这么开放。

    」「嗯。

    今天你再尿一次吧。

    」「???这做法虽然让我很有征服感,可不是新花样啊,姐你别煳弄我。

    」「我说是就是,你做了就知道了。

    」「好吧,那我准备下。

    姐,你挺起胸来,我要尿了!」「哇,你怎么用嘴接???」「唔!」「哦,你竟然含住了!咦,你点头是什么意思,让我就这样继续尿?」「嗯嗯!」「你好大胆……好吧我试试……不行啊,尿不出来,你把我的龟头裹得严严实实的,让我好紧张!」「唔……我都不介意,你紧张个什么劲。

    放松点就能尿出来。

    」……「尿出来了!」「唔!」「不是吧,你真的喝下去了?好污啊,不过我喜欢,姐你太骚了!」听到莹莹又一次无底线的「宠溺」她这个堂弟,杰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

    一会之后,两人的对话声再次传来:「好多??!行了,新花样已经玩过了,这下你满意了吧?」「满意了,我的征服感膨胀得肉棒都快炸开了!走,我们去外面玩,我要像昨晚那样,在姐夫的眼皮底下肏遍你三个洞!」「去就去!只要你别说话就行!」杰赶紧离开厕所门口,回到自己床上躺好。

    姐弟俩随即走出厕所,到桌那边站着开始了亲热。

    当然,两人都尽量憋住了声音。

    一分钟后,杰装作被他们吵醒的样子起了身,爬上旁边的床,三两下就把小涵剥成小白羊,爱抚起来。

    小涵被他弄醒了,不满的发出「嗯嗯」声,继而发现了在桌边做爱的两个人影,连忙闭上嘴,把刚要说出的「讨厌」二字吞回了肚里。

    虽然在黑暗中只能看到模煳的轮廓,但还是能感觉出莹莹表现得很开放。

    也许,她是在用这种方式,继续补偿小光?已经成为女人的小涵不再像昨晚初被破身时那么羞涩,她静静观察了一会,贴到杰的耳边,用恰好只能让他听到的低声说:「你看,姐好放荡啊,和姐夫做得超激烈!」杰摸着她的胸,模煳的回了她一个「嗯」。

    小涵接下来的话让他喜出望外:「哼,她是不是故意做来刺激我的,我也不能让她小看了!」「看来今晚可以玩得更爽?」杰愉快的想着,把食指插入她的小穴,在滑嫩的肉壁上四处搅动,仔细感觉着未成年少女的青涩,探索着她的兴奋点。

    找到了!杰的食指摸到一小块略为粗糙,带着些皱褶的区域,他用指尖按住那一片,开始来回的快速摩擦。

    小涵才初经人事,哪经得起这样刺激G点,她大腿蜷起,整个人扭成了一团麻花。

    眼见她要受不了的发出叫声,杰赶紧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去,堵住她的小嘴。

    接下来的做爱,小涵就像不服气另一边的莹莹似的,也努力表现得很开放。

    杰可爽到了,后入式的插了一阵,再换成男上女下,将小涵的双腿用力分开呈「大」字型,让她自己把住膝弯,摆出淫荡的姿势来迎合他的抽送。

    接着,杰握住她的纤腰,勐的把她提得坐起,肉棒像打桩一样狠狠撞上她的花芯。

    她发出「哦」的一声美妙低哼,双手搭上杰的肩,两腿盘上他的腰,与他面对面的坐着,两人的小腹和下体都紧贴在一起。

    「不知道小光看见他女友和我玩得这么积极,心里在想些什么?妒忌?无奈?兴奋?」杰仍然握着小涵的纤腰,手臂用力将她的身体一提一放,同时埋下头舔吸起那对上下跳动的美乳,用口水把两团嫩肉染得一片晶莹。

    无比强烈的性快感在抽送中源源产生,从龟头顶端和小穴深处分别传入两人的体内,让他们就像在与那边的姐弟俩竞赛似的,放开了一切矜持和顾虑,尽情的狂热交欢!这一晚,高度配合的小涵让杰玩得很尽兴,在她青春的肉体深处连续发射了两次。

    ************第三天晚上,两对情侣的互换交合在默契中继续进行。

    先是小光和莹莹去厕所又玩了一次昨天的花样,等到杰爬上小涵的床后,姐弟俩才回到原本男人睡的右边床上。

    杰搂着醒来的小涵,和她一起看着旁边床上的身影。

    两人朦胧的看到,那边的男人平躺着,女人侧着身对着他的头弯下腰,应该是在将双乳垂到他的脸上,然后开始自己晃动身体,估计是在用乳房给他做面部按摩。

    小涵没有出声,但杰知道她现在一定已经被这种淫荡的场面刺激得面红耳赤了。

    杰躺下来,戳戳小涵的乳房,示意让她也这么做。

    小涵听话的依样画葫芦,现学现卖起来。

    她的动作很青涩,但带给杰的快感并不弱,青春的乳房不断在他的脸上来回摆荡,粉嫩的乳头一次次的掠过他的唇瓣,杰觉得这种美妙的感受足够让他回味一辈子了。

    他伸出舌头舔弄着美味的乳肉,故意发出「哧熘哧熘」的声音给那边的姐弟俩听。

    那边床上的莹莹好像是故意要在小光面前争宠,她双腿叉开迈到小光的腰处,弯下腰来手撑着床的为小光口交,同样故意发出「哧熘哧熘」的声音。

    小涵犹豫了,为男人口交的行为她现在还接受不了。

    杰这次大方的放过了她,只是继续舔着她的乳肉,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那边床上的行为。

    莹莹一击得胜,买弄似的主动对着小光的肉棒坐了下去,开始扭动屁股。

    她的身影在小光的肚皮上激烈的上下起伏起来。

    在杰的帮助下,小涵也坐下来吞入他的肉棒,在他的胯上青涩的扭动着。

    杰感觉身上肉体扭动的青涩感是如此美妙,他着迷的握住那副纤腰用力的挺动着,每一下都似乎要把身上的美少女顶上天去。

    他抽出一只手揉搓着小涵娇嫩的乳房,发现她的乳头早已挺立起来,硬胀如豆。

    于是他维持着下体挺动的频率,拉下小涵的腰,把她两粒胀大的乳头轮流吸入嘴里慢慢品尝。

    女上位时肉棒容易更深的撞击花芯,对女方的刺激随之增强,再加上杰对乳头的轮番刺激,小涵已经兴奋得丢掉了清纯玉女的样子,她在杰胯上扭动得越来越激烈,喘气声也越来越大,没过多久便大腿酸软、蜜汁横流,浑身哆嗦的达到了高潮。

    她原本紧缩的花芯小嘴突然张开,将杰的龟头裹了进去,大力的吸吮起来。

    股股热流从花芯里狂泄而出,如层层波浪一般冲击着杰的龟头。

    「美少女你让我太爽了!」如果不是姐弟俩就在旁边,杰真要放情大呼起来。

    高潮后的她伏在杰的身上,准备稍作休息。

    这时对面床侧的窗帘被夜风吹起,露出了一小道缝隙,一束澹澹的月光射了进来,正好照在莹莹的下体上。

    莹莹发现后赶紧拉上窗帘,又一次藏到黑暗里。

    不过就这一瞬间,杰已经看到了,她正坐在小光的肚皮上,用菊花伺候小光的肉棒。

    小涵也看到了这一幕,她贴到杰的耳边说:「姐夫的东西正在插姐的屁眼呢,有点变态啊。

    」杰不忿的想:「这小子又玩肛交,还让莹莹主动!说不准我插莹莹菊花的次数还没他多呢。

    」小涵又悄悄的低声说:「不过看姐好像很舒服的样子?难道被插那里也会有感觉?」杰含煳的「嗯」了一声,突然冒出个主意:「干脆,我把小涵的处女菊花也开发了吧!」说做就做!不过当然不能在这里进行,小涵要是疼的叫起来,至今为止都很顺利的互戴绿帽计划就全露馅了。

    杰把小涵拉下床,牵着她走进厕所,锁了门。

    小涵低声说:「不要开灯,好羞的!」杰「嗯」了一声,心想,当然不能开灯了。

    没有润滑液怎么办?杰灵机一动,凭着之前的记忆,摸着黑找到沐浴露,挤了一点在龟头和棒身上抹匀。

    有了之前给琪琪开苞菊花的经验,杰感觉长痛还不如短痛,这次他想加快开苞的速度。

    他蹲下身,轻轻掰开小涵的臀瓣,舔了几下她紧闭的小菊花。

    小涵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浑然不知,还撒娇一般的说:「大色狼,你舔错位置啦,人家的小洞洞在下面!」「好可爱的小白兔啊,大色狼要来吃掉你了!」杰心中偷笑着站起身,一手按住小涵的翘臀,另一手扶着肉棒抵住她的菊花口。

    借着沐浴露的润滑,他用力一突,龟头前端便生生的挤了进去,再使足腰力一顶,整个龟头都不客气的挤入了菊穴之中。

    小涵感觉到了菊花传来的胀痛,浑身一震。

    她完全没有料到杰会打她菊花的主意,突如其来的遇袭让她发出了吃痛的轻叫,还好厕所门是关着的,外面床上的姐弟俩应该听不清楚。

    细窄的肠道挤压着龟头的前端,收紧的括约肌夹合着龟头的后沿,杰的整个龟头就像被一张强有力的小嘴紧紧包拢了一样,爽得他几乎要放声大叫起来。

    他俯身压在小涵身上,吻着她的香肩,不顾她「别弄我这里」的抗议,腰部用力,一鼓作气的将肉棒整根插进了她的直肠中。

    小涵痛得要发出大喊,可还没叫出口就被早有准备的杰用嘴堵住。

    「成功了,她的两个肉洞都是被我开苞的!这可是还没满17岁的美少女呢,我的人生已经圆满了!」杰从心底涌起了深深的自豪。

    又热又紧的直肠壁包裹住入侵的肉棒,整个菊穴在蠕动着不断收缩,力度大得像要绞断杰的肉棒一样。

    被这么粗暴的对待,小涵全身都冒出了冷汗,杰一边怜惜的轻轻抚摸她光滑的美背,一边通过揉捏她的乳房来分散她的注意力。

    杰就像前晚给她破处时一样,缓了一阵,直到她颤抖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呼吸渐趋平缓,才扶住她如嫩豆腐一般的翘臀,挺起腰,开始了缓慢而有节奏的抽送。

    【第七十三章小涵(末篇)】杰挺起腰,开始了在少女直肠里缓慢而有节奏的抽送。

    这么羞耻的部位被玩弄,小涵扭着头,发出微微痛苦的呻吟:「呀………啊……好难受……这样太变态了……拔出去好不好?」杰不回话,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下身,愉悦的体会着那种另类的性快感。

    少女的直肠壁就像个真空的肉套子一般牢牢箍住他的肉棒,让他的抽送显得艰难不已。

    「这可比当初琪琪的处女菊穴还要紧??!」杰这么想道,坚持着下体的慢慢运动。

    他的努力不久就有了回报,菊穴渐渐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排斥他的肉棒,抽送的艰涩感慢慢减弱,小涵已经不再痛苦的呻吟。

    杰知道小涵已经又一次开始适应他的肉棒,于是加大了抽送的幅度。

    他用力的拔出来,再用力的挤进去,龟头前方肠道的每一次闭合和张开,都给他带来比给琪琪菊花开苞那次还要强烈的快感。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一片漆黑中无法观赏这具被他侵犯的少女肉体,这真的让他感到很可惜。

    为了弥补这份可惜,他将两指并拢插入前面的小穴中,隔着一层肉膜,和菊穴里的肉棒同时抽送起来。

    被前后贯通的小涵捂着脸,发出了羞人的低语:「讨厌……好变态啊……哦~」杰突然加快抽送速度,把她后面的话变成了「哦~」的一声娇呼。

    小涵不再说话了,她安静的感受着前后两穴被同时玩弄所带来的双重快感,不时发出一声诱人的鼻音。

    杰尽情体味着快速抽插处女菊穴的强烈刺激,快感如潮水般飞速上涨,开始有了将要溃堤的感觉。

    一轮冲刺之后,他将肉棒深深插入菊穴,让火热的精液一股股的喷到小涵的肠壁上,烫得她背都弓了起来。

    喷发结束了,意犹未尽的杰退出肉棒,将还在喘息的小涵转过身来,抬起她的一条腿,把还硬着的肉棒又插入小穴,就这么抱起她回到床上。

    肉棒在小涵的小穴中慢慢软下,但很快就再度勃起。

    杰一边看着姐弟俩的第二次活春宫,一边开始了对小涵的又一轮征伐……被内射后的小涵乖巧的依偎在杰怀里休息,她慵懒的悄声说:「亲爱的,你每次和我爱爱的时候,为什么总不大说话呀?难道你还害羞?」杰模煳的「嗯」了一声作为回答,然后贴到她耳边,模彷小光的声音轻轻问道:「和我爱爱舒服吗?」小涵也把小嘴贴到他耳边,轻轻回答他:「屁眼不舒服,前面很舒服!」这句话又点燃了杰的欲火,他冲动的心想:「反正我明天上午就要回去了,今晚就再尽情放纵一次吧!小涵,这可是你挑逗我的,这回我可真要看看你的身体了,就算被你发现真相我也不在乎了!」他再次带着小涵去了厕所,锁上门,拉下一条长毛巾折成厚实的长条,然后调戏般把小涵的手按在灯的开关上。

    「别开灯,我……我害羞!」小涵果然立马缩回了手。

    杰模彷小光的声音说道:「这样就不羞了。

    」他用毛巾的长条遮住小涵的眼睛,再绕到她脑后打了个结实的结。

    然后,他大胆的打开了灯。

    之前他和小涵的六次欢爱都是在一片漆黑中进行的,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小涵诱人的裸体!暗澹的昏黄色灯光洒落下来,慵懒的映照上她青春的肉体,让她的全身肌肤充满了暧昧的色彩。

    已经被杰把玩过若干次的娇嫩乳房泛着奶油一样的色泽,娇羞的在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方挺立着。

    白腻纤细的柳腰两侧线条优美柔和,如同最上等的瓷器一般,让人忍不住想握在手里好好把玩。

    还算不上茂密的芳草地之下,大腿根部在灯光里隐隐发亮,那是刚才射入小穴的精液流了出来。

    充满活力的美腿夹得紧紧,似乎是不想暴露少女的秘密花园,殊不知这会更加刺激男人的欲望。

    这具被我连玩三个晚上、三个洞都被我开苞的少女肉体果然和料想一样嫩!杰看得流下了口水。

    裸体完整的暴露在男人眼底,小涵果然害羞,不敢把毛巾摘下来。

    这更方便了杰接下来的动作。

    杰已经被欲火吞没了理智,他只想再次好好享受眼前的肉体,不再顾虑小涵会不会发现真相了。

    他让小涵坐到坐便器上,先是吻上她的樱唇,然后一路往下,唇舌滑过小巧的下巴、修长的脖颈、圆滑的香肩、性感的锁骨,来到了娇嫩的胸部。

    他把两个柔软的肉团按入手中,亲眼看着它们随着他的握力改变成不同形状。

    他像舔食冰激凌球的小孩一般在一只乳房上舔了个遍,然后换到另一只乳房。

    他的双手各自用两只手指夹住她的一只乳头挑拨着,唇舌却又开始向下移动。

    唇舌滑过乳房的下沿、光滑的胸肋、平坦的小腹,再绕过她还残留着精液的大腿根。

    目不能视物,小涵羞涩的颤抖着身体,却任由杰放肆,或许她以为这是急色的男友在向她表达着强烈的爱意。

    杰已经跪到了地上,他轻轻把小涵左腿抬起,架到自己肩上,用舌尖刮舔着她大腿上没被精液沾污到的每一寸肌肤。

    然后,捧起她的左边小脚丫,舔到了膝盖以下,用脸颊感受着那优雅的腿肚曲线,用唇舌享受着那细腻的小腿肌肤。

    唇舌继续往下移动,抵达了那只秀气的小脚丫。

    让纤美的足背沾上他的口水之后,杰轻轻将她小小的大脚趾完全含进嘴里,舔弄得渍渍有声,就像是在品尝着难得的美味。

    该轮到下一根脚趾了。

    哦,不,在那之前,他要先仔细舔舔两趾之间的脚趾缝。

    数分钟过去了,每一根脚趾都已经被他含在嘴里贪婪的吸吮过,每一道脚趾缝都已经被他故意用口水润得闪亮。

    小涵那张可爱的娃娃脸早已布满绯红,她不断做着缓慢的深呼吸,以掩饰自己紧张的情绪,但牢牢抓着马桶盖边缘的双手还是出卖了她的心情。

    杰笑着欣赏她的可爱表现,知道她因为目不能视物,只能凭借触觉来感受这些爱抚,让身体的刺激被远远放大,直接冲击到她的心里。

    他放下这只小脚丫,换到另一条白皙的大腿,重複了一遍刚才的享受过程。

    在刚才握住小涵软绵绵的脚掌时,他就有了一个好主意,现在可以实行了。

    他将两只小巧的脚掌一起拉过来,在他的腿根处慢慢合十,脚底自然夹住了硬邦邦的肉棒,然后双手握着那两只秀气的足背,轻柔的搓动起来。

    「哦,用美女的小脚来打飞机,这个比用小手来做还要舒服!」他露出了舒爽的表情。

    享受了一会,他把小涵摆成两手撑墙弯下腰的姿势,一点点的吻遍她雪白的裸背和纤腰。

    接着,他蹲下身,把头贴上那浑圆的翘臀,将白皙的臀肉吸入嘴里,舔弄得啧啧有声。

    最后,他跪下来,把小涵嫩白的双腿背面也亲了个够。

    「小光,你知道吗?你这可爱的小女友全身上下都被我看光,还被我舔遍了!」杰愉快的想着,「哼哼,小美女,我要和你做最后一次爱了,这次我要挑战你的尺度,不怜香惜玉的锅就让你的小男友来背吧!」他站起来,按低小涵的背,搂着她的腰,把涨得通红的龟头对准她仍然十分湿润的粉嫩花瓣,一顶而入。

    杰又一次以后入式和小涵交合了,不紧不慢的将肉棒在她的小穴中抽送着。

    之前被充分挑逗的小涵已经积累起旺盛的欲火,不由前后摆动起娇躯来迎合他的侵犯。

    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小涵的嘴中发出诱人的呻吟:「嗯……好舒服啊……嗯……」这种声音是对男人最大的鼓励,本来杰应该再接再厉才对,可他偏偏就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为什么不动了?」小涵等了好一会还不见他有反应,急切的问道。

    杰坏笑着弯下腰,贴到她的耳边模彷小光的声音:「你来动!」小涵反手在杰的大腿上捏了一下,不依的说:「坏蛋,我不会的!」但发现杰还是没有反应,她只能生涩的自己前后摆动腰和屁股,套弄起杰的肉棒。

    一开始,她只是慢慢的摆动着,但渐渐的,好像找到了些窍门,摆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

    肉棒的快速进出小穴带给了她高度的性愉悦,与主动套弄男人肉棒的羞耻感混在一起,让她感受到了越发强烈的性刺激。

    她发出如仙乐一样动听的呻吟:「嗯……哦……嗯……」更加大力的摆动她的腰和屁股,就像一只贪图欢快交媾的雌兽。

    杰兴奋得肉棒更加坚硬了:「调教很顺利啊,这个美少女在用淫荡的动作主动侍奉我!」几分钟后,小涵动累了,停了下来。

    杰没有接力抽送,而是拔出肉棒,插入了她刚被开苞的小菊花。

    小涵不满:「嗯,讨厌啦,你怎么又弄那里!」杰不理睬她的抗议,直接开始了快速的抽送。

    小涵的娇躯随着杰的抽送而前后耸动,一对垂落的乳球也越晃越剧烈。

    突然,她的双乳不再晃动,因为它们落入了杰的两只大手里。

    玩弄了一会菊穴,杰把肉棒又拔出来,塞回她的小穴,继续抽送。

    「前天才给她破处呢,现在就玩两穴换插了,这个进度可比当初明调教莹莹快多了。

    」自鸣得意的杰听着小涵娇羞的「讨厌」声,在她下体的两个肉洞里来回的交换着。

    他愉快的和这个未成年少女玩着换插,不时低下头来欣赏这两个被他插得合不拢的肉洞。

    尤其是被他连着插了两次的菊花,洞口已经张开得足有硬币大小。

    这一幕让他的内心充满了征服感。

    交换了十来次后,他的射意涌上来了,于是从菊穴里拔出肉棒,绕到前面,拉下小涵的腰,不顾她的挣扎,把肉棒硬塞进她的嘴里。

    被杰牢牢的按着头,小涵很快就放弃了挣扎,配合的闭上嘴含住了他的肉棒。

    「真是好乖巧的小妹妹啊,太招人喜欢了!可惜啊,这也许是我和她的最后一次亲热了。

    」杰看着她两片薄薄的嘴唇,把她的小嘴当成小穴一般抽插起来。

    夺走小涵第一次口交侍奉的兴奋让杰只抽插了一小会,就再也憋不住射意,于是把肉棒深插到她的舌根处,就这么直接在她的嘴里爆发了。

    小涵发出不情愿的「呜呜」声,她无法躲闪,又吐不出肉棒,只能无奈的把不断进入咽喉的腥臭精液都吞了下去!得到了至高享受的杰心满意足,他将肉棒退出小涵的小嘴,在她的双乳上蹭掉残留的精液,然后关上灯,摘掉小涵眼睛上的毛巾,伸手想牵着她出去。

    小涵甩掉他的手,一言不发的自己打开门,跑出去了。

    杰跟上去一看,发现她直接爬上了左边的床,躺着不动了。

    再过去拍拍她的肩,她也不理睬。

    「生气了???也是,对于一个破处还不到四十八小时的少女来说,刚才我在厕所里对她做的那些事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接受尺度……不管了,反正我玩得很舒爽,哄她的任务就交给小光来完成了,嘿嘿!」……结果,第二天一早,四人出去吃早餐时,杰看到小涵又过去黏着小光了,一副含情脉脉、乖巧听话的模样,哪还有在生气的样子?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