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 精品其他 > 红粉佳人 > 【红粉佳人】第四十三节:二龙二凤
    第四十三章 二龙二凤

    寝宫的龙床上,李翰压着秦雨宁,大嘴含着她的香唇,亲吮个不停。

    他得林子轩灵力之助,媚毒的毒性得到短暂的压制,美色当前,长久以来的

    愿望即将实现,当下自是吻得片刻也不停,下身更是越吻越硬。

    秦雨宁给他又压又吻,被李翰弄得是周身火热,热吻间,她也是情不自禁地

    张开檀香小口,任由李翰将她的丁香小舌吮住,来回舔吻,二人唇舌交缠个不休。

    良久,李翰终于吻累,这才气喘吁吁地离开了秦雨宁的红唇。

    他双手撑在龙床上,看着身下的美人俏脸一片通红,秀发略有些凌乱,玉体

    横陈的诱人模样,眼中彷佛有熊熊烈火在燃烧着。

    秦雨宁发觉他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心脏跳动的声音也越来越剧烈,芳心略为

    一惊,顿时从情欲中清醒过来,纤手连忙轻扶李翰的肩膀,道。

    「圣上若是过于激动,会急速消耗轩儿输送的真气,圣上,你还是先躺下来

    歇息会吧?!?br />
    李翰也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可是美色当前,要他乖乖地躺下,换作任何一

    个男人,此时必也万分地不情愿。

    「朕朕还撑得住,剑姬,你就跟朕再多温存一会儿吧?!?br />
    「真是的?!?br />
    秦雨宁不禁嗔道「现在时刻尚早,妾身今日哪儿都不会去,圣上还怕妾身

    跑了不成赶紧躺下吧?!?br />
    经过一番缠绵热吻,李翰明显感觉到秦雨宁的语气亲昵了许多,令他龙颜大

    悦,当下便乖乖地在秦雨宁身旁躺下。

    「朕这么听话,不知剑姬要怎么奖赏于朕」

    秦雨宁拿他没法,便在李翰的侧脸上送上几记香吻,接着螓首侧靠在身上,

    道「圣上满意了吧」

    李翰心满意足地道「能得到剑姬的香吻,朕现在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了?!?br />
    他这句话满满都是真诚,秦雨宁虽对他并无男女之情,也不禁听得浑身暖洋

    洋,芳心一阵感动。

    她主动翻过身子,骑坐在李翰的身上,在后者激动不已的心情下,秦雨宁俯

    下身子,红唇紧紧印上了李翰的嘴。

    李翰一把搂上了她的腰肢,粗大的手掌在秦雨宁大片裸露的雪背上来回摩挲

    ,两人唇舌交缠,互相追逐着对方的舌头,吞吮着对方的口津。

    一番缠绵下来,秦雨宁只觉花房燥热,情欲升腾。

    而李翰胯间那根龙头大棒,硬邦邦地直抵在她花穴口外,虽有丝绸薄裤阻挡

    ,但龙根的火烫和坚硬,依然把她弄得芳心乱颤,蜜液也不由自主地从花蕊深入

    渗出。

    秦雨宁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与李翰紧紧贴印的一张朱唇,吻得也更加地用力。

    「嗯嗯」

    「唔」

    只听得李翰一发力,秦雨宁被他紧搂住的娇躯顿时一转,两人在龙床上翻滚

    了一圈,变成李翰把秦雨宁紧紧压在了身下。

    李翰的胸膛跟秦雨宁的双乳立时紧紧贴在一起。

    这时,秦雨宁感觉到李翰的心跳越发的剧烈,呼吸也比方才急促了许多,探

    手一摸,便从他额头上抹下一片湿汗,心中一惊,连忙道「圣上,停下?!?br />
    李翰喘着粗气,一脸茫然道「剑姬怎么了」

    秦雨宁道「轩儿为圣上输的真气效用已过,待妾身把轩儿唤来吧?!?br />
    方才两人一番缠绵,秦雨宁情欲升腾,李翰更加不堪。

    秦雨宁毕竟经历过好几个男人,深知男人精虫一旦上脑,什么都不管不顾,

    李翰刚才沉迷于与她交缠,连身体状态怎样都没有察觉。

    他体内的媚毒毕竟仍未根除,万一出现什么状况,那会非常麻烦。

    「好吧便有劳剑姬跟子轩了」

    李翰清醒过来,也发觉身体一阵不适,他此时的脸色较之方才已苍白了许多

    ,额头上也布满了汗水。

    秦雨宁不禁庆幸两人还未开始交合,否则让李翰进入她的身子,要让他停歇

    下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轩儿,过来给圣上伯伯输些真气?!?br />
    秦雨宁话音刚落,正在隔间跟卫皇后挨坐着说话的林子轩,当即站起身道

    「皇后姨娘,我娘让我赶紧过去?!?br />
    卫皇后弱质纤纤,毫无半点武功基础,仅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少许声音,但她

    一听林子轩这么一说,自是连忙站起身,焦急地跟林子轩一道步进寝宫大殿。

    龙床下的地面上散落着秦雨宁的衣裙。

    林子轩望见自己母亲片刻间功夫,上身便只剩下月牙色的贴身抹胸,露出柔

    嫩的香肩以及大片雪背,挺拔的乳峰贴紧着抹胸,两颗宝石般的蓓蕾傲然俏立着。

    身下也只剩贴身的丝绸薄裤,顺着她修长的美腿而下,晶莹的一对玉足被雪

    白的短袜包裹着,眼前的诱人场景,不禁看得林子轩俊脸微红。

    他看得出来,在刚才他与卫皇后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母亲已经跟圣上伯伯

    有过一些亲昵的行为了。

    秦雨宁挨贴在李翰身旁,正温柔地给拿着丝巾给后者擦拭着汗水,见儿子来

    了,她便让开了位置。

    「有劳子轩了?!?br />
    李翰一边喘着气,一边道。

    待林子轩再度给他输送了灵气,李翰略有些苍白的脸色又逐渐恢覆了红润。

    「圣上,你感觉好些了吗」

    面对秦雨宁的关切,李翰直接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搂了过来,道「子轩的

    真气真乃万能灵葯,朕现在感觉不知多好,剑姬不用担心?!?br />
    林子轩见一会儿功夫,圣上伯伯跟他娘便这般亲热,不禁感叹男女间一旦发

    生了一些亲昵举动,立即就能拉近双方的心灵距离。

    见秦雨宁跟李翰二人浓情蜜意地腻在一起,一旁的卫皇后轻轻一笑,道「

    看圣上状态不错,臣妾便不打扰圣上跟雨宁妹亲热了?!?br />
    李翰不迭地点头道「子轩为朕连输两回真气,想来也累了,便有劳皇后带

    子轩到隔间先作歇息?!?br />
    卫皇后听得俏脸微红,道「臣妾遵命?!?br />
    为林子轩拭去额头上的些许薄汗,卫皇后又是亲热地挽着他的手,回到了寝

    宫隔间。

    「想必子轩也有些累了罢,姨娘带子轩到榻子上歇息吧?!?br />
    林子轩忙道「皇后姨娘,子轩在这调息一会便成,不用到榻子上?!?br />
    卫皇后自是不管他的抗议,硬扯着他到了内里的床榻前,蹲下身子给他脱了

    靴子,又给他宽衣,毫无半点母仪天下的一国之后模样,反而如同一位温柔的妻

    子。

    平时素来是闻人婉、双修玄女诸女为林子轩做这些,换作对象是卫皇后,林

    子轩尴尬之余,内心不免有些受宠若惊。

    随后更令他目瞪口呆,脸红耳赤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林子轩躺上床榻之时,他看见卫皇后竟褪下身上的金龙凤纹袖衣,解开

    了下身的红罗长裙,一身比之秦雨宁更为大胆暴露的红色肚兜,丝绸短裤,就这

    么爬上了床榻,钻进被子里,紧紧挨靠到了林子轩的身上。

    「皇皇后姨娘,你这是」

    林子轩作梦都没有想到会遇上这种事,香躯满怀,令他瞠目结舌,眼睛不敢

    往卫皇后处投望,身子更是紧紧绷着,僵硬得一动也不敢动。

    「子轩这是怎么啦,你小时候又不是没被姨娘抱过,这么紧张做什么」

    卫皇后巧笑盈盈地打趣道。

    「那是小时候现在又怎同」

    林子轩苦着脸色道。

    小时候,林子轩曾随母亲数度进宫,那时候卫皇后嫁入皇宫不久,对林子轩

    格外亲热。

    卫皇后说抱过他,倒非什么虚言。

    只是卫皇后乃圣上伯伯的女人,又是他母亲的姐妹知己,六七年未再相见,

    林子轩已非当初的懵懂少年,对她从没有任何非份之想。

    卫皇后此举不但出乎林子轩的意料,也让他颇感不安。

    「子轩,你觉得姨娘美不美」

    林子轩仍不敢转过头去,嘴里应道「当然美?!?br />
    卫皇后嗔道「子轩连头都没转过来,回答得毫无半点诚意?!?br />
    林子轩一阵尴尬,他只好侧过头去,卫皇后那张楚楚动人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距离他仅有数寸,林子轩还能嗅到她略带芳香的阵阵气息。

    卫皇后一双美目正紧紧地看着他,林子轩唯有老实地回答说「子轩说的句

    句是实话,皇后姨娘国色天香,优雅大方,换成天底下任意一个男人,相信都会

    跟子轩同样看法?!?br />
    卫皇后被他几句话讚得芳心大悦,顿时喜孜孜地道「子轩可真会说话?!?br />
    「告诉姨娘,子轩喜欢姨娘吗」

    换作平时,以双方的关系林子轩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喜欢。

    可以眼下这般暧昧的情景里,林子轩却迟疑起来。

    凭心而论,卫皇后的身材容貌俱是上上之选,虽比之他母亲略逊半分,但已

    是万中无一的绝色美人,否则也不会在十多岁时便被当朝国君选为一国之后。

    她在别人面前是威仪的后宫之主,但在林子轩面前却是亲切温柔的皇后姨娘

    ,要说林子轩对她没有半点好感那自然是假的,也正因如此,林子轩才不敢随意

    回答,深怕惹得她误会。

    卫皇后幽幽一叹,「看样子,是姨娘在自作多情,子轩心里头并不欢喜姨娘?!?br />
    她幽怨的语气,听得林子轩头皮发麻。

    当下,他唯有硬着头皮道「子轩当然喜欢皇后姨娘,只是只是

    」

    卫皇后听得喜笑颜开地在林子轩脸上亲了一口,「子轩喜欢姨娘,姨娘心里

    很是开心?!?br />
    林子轩俊脸陡然一红,他讷讷地道「皇后姨娘,我们,我们不可以这样?!?br />
    「子轩是担心你圣上伯伯对吗」

    卫皇后轻轻笑了笑,脸上哪还有半分幽怨之色,「真是傻瓜,你娘愿为圣上

    献出清白的身子,了却圣上多年来的心愿,圣上不知多么感激。雨宁妹视钱财权

    势如粪土,毫无所求,圣上自然是命臣妾尽可能地给子轩补偿?!?br />
    林子轩张了张嘴,「什什么补偿」

    卫皇后听得俏脸一红,嗔道「傻瓜,圣上在雨宁妹身上得到了什么,子轩

    便在姨娘身上补偿什么?!?br />
    林子轩瞪大了眼睛,张口结舌地道「那,那岂不是,要子轩跟皇后姨娘

    」

    「反正,子轩想怎么对待姨娘就怎么对待?!?br />
    卫皇后在林子轩耳旁轻轻呵了一口气,「今日,姨娘便任由子轩为所欲

    为」

    卫皇后在耳旁呵气如兰,还顺带伸出了香舌,舔弄了几下林子轩的耳垂,直

    让后者脸红耳赤。

    来此之前,林子轩唯一的目的便是协助秦雨宁为李翰驱除媚毒。

    他知道母亲必须跟李翰实行交合,方能根除掉顽固的媚毒,此过程将持续数

    日,因此早就作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李翰为了报答秦雨宁的献身恩情,竟让贵为天子之妻的

    卫皇后对他以身相报。

    卫皇后乃母仪天下的一国之后,身份尊贵无比,除国君李翰之外,莫说没有

    哪个男人能碰她,便是目光敢对她不敬,都随时可能被杀头。

    而这样一位身份尊贵的大美人,奉圣上御旨来服侍他,又有哪个男人能毫不

    动心哪怕林子轩已拥有好几位绝世美人,依然听得口干舌燥,一颗心跳得飞快。

    「圣上圣上伯伯的毒,一日未解,子轩不敢想其他的?!?br />
    香喷喷的软嫩娇躯在怀,林子轩仍能保持着理智。

    卫皇后这时轻笑道「驱毒媚毒最大的障碍便在你娘的心结上,圣上毕竟不

    是你娘所爱的男人,要她跟一个心中没有爱意的男人上床,实在是过于为难她了。起初姨娘也非常担心,但子轩方才也看到了,你娘跟圣上两人的模样有多亲昵。解毒的最大障碍已除,姨娘猜雨宁妹现在已经跟圣上在床上亲热,根本无暇顾

    及咱们,子轩信不信」

    林子轩顿时说不出话来。

    卫皇后忽然道「子轩想不想知道,你娘此时跟圣上在做些什么」

    林子轩愣了愣,有些为难地道「皇后姨娘,这不太好吧。万一我娘正

    跟圣上伯伯在亲热,我们过去不是打扰到他们吗?!?br />
    本来他可以放开灵觉,偷听秦雨宁跟李翰正在做什么,但身旁多了一个卫皇

    后,林子轩便难以分心去做,想来也颇为遗憾。

    卫皇后登时神秘一笑,坐起身来,「姨娘给子轩看点好东西?!?br />
    他们此刻睡的是一张漆金红木的稍小龙床,但见卫皇后爬到了床沿边,揭起

    龙床的锦绣罗帐,床后的墙面则是隔着漆黑的沉木。

    「子轩可知这木墙的后头连的是寝宫大殿的哪儿」

    卫皇后笑意盈盈地问道。

    林子轩摇了摇头,寝宫内的房间有二、三十间之多,这里虽是寝宫大殿相连

    的隔间,但七拐八转的,林子轩只知道隔壁便是大殿,要说具体是哪处,自是满

    脑袋的茫然。

    卫皇后轻轻一笑,只见她在木墙的一处位置上轻轻一按,下一刻,漆黑的沉

    木墙面,顿时浮凸出两根拇指般粗长的小圆木柱,卫皇后将这两根小圆柱从墙面

    轻轻捏拔了出来,在林子轩呆愣的目光中,墙面顿时出现了两个拇指般宽的深孔

    眼。

    「子轩,过来,你看看里头是谁」

    卫皇后朝他招了招手。

    难道林子轩当即坐了过来,在卫皇后的示意下,他将眼睛凑近到两个孔

    眼之前。

    哪怕林子轩早有了心理准备,当透过两个孔眼,亲眼看到寝宫大殿的龙床上

    ,他的母亲秦雨宁浑身一丝不挂地趴伏在李翰身上,跟后者首尾相交,一根黝黑

    粗长的肉棒正在他母亲的红唇中进进出出,被秦雨宁吞吮得津津有味时,震撼的

    场景依然令他全身一颤,怔忡在那。

    母亲终于跟圣上伯伯开始了吗看着仰卧在龙床上,双手扒着秦雨宁

    的雪臀,整张脸都埋进了他母亲的花房,舔吸个不停的李翰,林子轩不禁心头又

    酸又涩,但胯间的阳棒却硬得不行。

    「唉,听说圣上伯伯喜欢娘已很久,这回他该舒服得紧吧」

    林子轩心头想着。

    此时的李翰,何止是舒服,他简直舒爽得快要不行。

    对于秦雨宁,李翰是朝思暮想了多年,他的爱意秦雨宁早便心知,然而秦雨

    宁多次婉拒了他的暗示,令李翰这么多年来一直非常失落。

    如今终于跟美人儿赤诚相见,李翰这才发现,这么多年来他想像中的梦景,

    远不如现实中的万一,令他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厮美丽动人的肉体。

    看看秦雨宁的这对美乳,雪白晶莹,赛雪欺霜,握之柔嫩非常,在他的后宫

    之内无女可及。

    再看她那对修长的美腿,大腿丰嫩,小腿匀称。

    褪下短袜,只见这对玉足精致小巧,根根足趾简直如同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白

    玉,简直美得不可方物。

    更不用说他现在舔弄的地方,如同盛开的花瓣,拨开之后,粉嫩的小珍珠含

    苞欲放,当他的舌头伸舔上去时,津津玉液芳香甘甜,令他本就硬如铁棒的龙根

    ,更是硬得不行。

    秦雨宁纤手握住他的龙根,一边张开小嘴,含着龟头来回舔吮,一边仍上上

    下下兀自给他撸动着。第一版主 最新域名 2h2h2h 点 c0㎡

    嘴中和手中分别感觉到李翰的龙根似又硬了几分,几近坚硬如铁,不禁芳心

    燥热,加之花蕊给他吮吃得阵阵发麻,秦雨宁于是一口将整根龙棒纳入嘴中,深

    深地吞到了棒根处,龟头都差点抵到了喉咙。

    李翰给她这么一吃,且不说龟头又酸又爽,龙根的棒身被秦雨宁柔嫩的红唇

    磨了一遍,使他禁不住全身打了个冷颤,若非嘴里还吃着秦雨宁的小穴,李翰就

    差要大声喊出来了。

    另一边,正看得目不转睛的林子轩,忽然觉得下身一凉,低下头时,才发觉

    卫皇后已不知什么时候跪在了他身下,将他的整条裤子扒退到了膝盖下。

    他那根如同白玉一般的阳具,顿时直挺挺地立在卫皇后的面前。

    「子轩不仅人长得俊,就连这根肉棒,也长得这么讨人喜欢?!?br />
    卫皇后瞪大美目,一脸惊喜地握住了林子轩的东西。

    林子轩的阳具原本没有这么白嫩的,这一切都是炼了修真神诀后所致。

    便是闻人婉乃至司马瑾儿,后来跟他在床上欢好时,二女见到他越发白净的

    阳具,嘴上虽然没说,但她们的反应跟眼前的卫皇后并无太大分别,都是见了美

    眸就是发亮。

    被卫皇后的纤手这么一握,林子轩又是舒爽又是纠结,正欲开口时,但见卫

    皇后朱唇一张,也如秦雨宁一般一口将林子轩的肉棒含了进去。

    「嘶」

    林子轩只觉得下身陡然间闯入了一团柔软滑腻的温热之地,卫皇后的丁香小

    舌还不时地在他的棒身处来回搅弄,那种感觉,甭提有多美妙了。

    司马瑾儿、双修玄女等诸女,虽在容貌姿色上小胜卫皇后半筹,但论成熟风

    韵,自是都比不上卫皇后。

    她毕竟嫁给国君也有十余年,男女之事早已非常熟练,且她的男人乃当朝天

    子,便是卫皇后也须尽心尽力地为其服侍,在取悦男人方面,连秦雨宁也非卫皇

    后的敌手。

    给她一番吞吮吐纳,林子轩真个舒服得周身发麻,欲罢不能。

    看着孔眼的另一边,秦雨宁握着李翰的大棒,又吻又舔,纤手还撸个不停,

    直把李翰吮撸得「啊啊」

    直叫。

    再看看这边,尊贵的卫皇后正跪在自己身下,张开香唇给自己含萧舔棒,一

    系列双重刺激下,林子轩也渐渐开始把持不住了。

    「皇后姨娘慢点好吗」

    他呼吸开始变得粗重,不时地喘着气,卫皇后发现这点后,更是媚眼如丝地

    加快了吞吐的速度,螓首一前一后地摇动个不休。

    林子轩给她吸得脸色都变了,「皇后姨娘,请慢点,子轩要要射了」

    回答他的,是卫皇后一记深入喉咙的深吞,今趟轮到林子轩被弄得倒吸冷气。

    林子轩作梦都想不到,卫皇后的嘴上功夫竟是如此厉害,当然,九洲国的亿

    万臣民恐怕也都跟他一样,全都被卫皇后纤弱端庄的外表给骗了。

    到了床上,卫皇后竟是如厮厉害,林子轩突然有些明白,为何这么多年卫皇

    后未曾给圣上诞下一子半女,圣上依旧那么宠爱她。

    「嘶啊皇后姨娘,子轩要忍不住了」

    「索」

    的一声,卫皇后深深地吮吸了一记后,香唇离开棒身,她伸出香舌在林子轩

    的龟头处来回卷了卷,媚态毕露地道「射吧,都射进姨娘的嘴里来?!?br />
    说罢,她香舌一卷,覆又将半根玉茎纳进口中,同时一只纤手握住棒根上下

    撸动,另一只手则握住林子轩的子孙袋,轻轻地抚摸着。

    「啊,皇后姨娘,子轩,子轩射了」

    林子轩哪能受得住这般刺激,深藏于卫皇后口中的龟头,突然间马眼大张,

    浓稠的精华顿时在卫皇后嘴里喷发。

    卫皇后本打算由林子轩射个够后,再将嘴中腥臭的精液吐出来,哪知当林子

    轩全身剧颤,一股股热流爆炸性地射进她嘴中时,鼻中嗅到的却是一种澹澹的气

    息,丝毫没有半点腥臊,还有点好闻。

    卫皇后见状,当即毫不犹豫地将林子轩射入嘴中的精液全数咽进了肚子里。

    林子轩射了个畅快淋漓,清醒过来,见到卫皇后竟还不嫌脏的把他所射的东

    西全吞下去,既感动又十分愧疚地道「皇后姨娘,您,您不需要这样」

    香唇徐徐离开半软下去的肉棒,卫皇后一边吞咽着嘴中残留的东西,一边抬

    头,微笑着问「姨娘这般伺候,子轩可还满意」

    「皇后姨娘?!?br />
    林子轩感动得无以覆加,当即一把抱住卫皇后,张开嘴,一把对着卫皇后的

    红唇紧紧吻了上去。

    卫皇后「嘤咛」

    一声,身子当即软倒在林子轩怀里,火热地回应起了林子轩。

    两人在床上吻得火热。

    过了一会儿,唇分,卫皇后朝林子轩羞涩一笑,「子轩当真是温柔,司马大

    才女能嫁与子轩为妻,实在令姨娘羡慕?!?br />
    经过一番热吻,卫皇后在林子轩面前露出了以往从未显露过的小女人姿态,

    林子轩心中既感动又有些自豪,对她笑道「皇后姨娘,咱们一人一边,看看圣

    上伯伯跟我娘的进展如何吧」

    「子轩这主意好?!?br />
    两人移至孔眼处,一人一边,将寝宫大殿龙床上的情景尽收于眼底。

    但见秦雨宁跟李翰已相互交换了位置,轮到秦雨宁仰卧于龙床上,而李翰则

    半跪在她身前。

    秦雨宁修长的一对美腿正被李翰分别架在肩膀处,后者正张开大嘴,一根根

    地舔吃着秦雨宁如同白玉般的玉趾,舌头便连趾缝都不放过。

    「圣上真是的,妾身的脚有那么好么,又亲又舔的」

    「剑姬的小脚何止是好,简直又美又嫩,吃起来彷若人间美味,叫朕吃

    上一辈子都不够」

    秦雨宁眉梢含春地看着堂堂一国天子,如痴如醉地舔吃着自己的小脚,芳心

    不禁一阵难言的兴奋。

    听到李翰发自肺腑的称讚,她下身的花房,蜜液已快要泛滥。

    「剑姬,让朕进来罢」

    秦雨宁见他脸色发苦,胯间的龙根已是杀气腾腾,知再不让他进来,他怕也

    快要忍耐不住。

    实际上经过一番亲热,秦雨宁也早已被挑逗得满身欲火,花穴一阵阵空虚,

    迫切需要男人的那根事物来填满。

    于是她轻「嗯」

    一声,「圣上,进来吧?!?br />
    李翰大喜,他将肩膀上的美腿轻轻放下,手掌扶按于秦雨宁的膝盖处,往前

    一折,将秦雨宁那丰嫩的大腿折贴于上身处,后者的私处顿时整个暴露于李翰眼

    前,但见两片花瓣犹自盛开,白色的蜜液在花缝中流淌,如此美景,顿时令李翰

    本就坚硬的龙根,更是硬得无比难受。

    「剑姬,朕来了」

    「嗯,来吧?!?br />
    孔眼后的林子轩,见李翰已将他那根杀气腾腾的肉棒抵在他母亲的花穴口处

    ,一颗心顿时如击鼓般剧动。

    他那倾城绝代的美貌母亲,她的身体又将迎入生命中新的男人,在林子轩心

    中又酸又涩之际,只见李翰挺动着下身,大棒头在秦雨宁的花穴口处来回摩擦了

    七八回后,一阵短暂的停顿后,终于找到了入口。

    但见李翰腰身往前一挺,他那粗长的龙根便缓缓破开两片花瓣,接着整根尽

    没在秦雨宁的花穴之内。

    「啊」

    「嗯」

    龙床上的两人在同一时刻,发出了舒爽到极点的声音。

    「这这便是剑姬的小屄」

    李翰的脸上激动万分,犹自不敢相信「好紧,简直太舒服了,剑姬真

    乃人间尤物,朕此刻实在是太幸福了?!?br />
    秦雨宁只觉花穴陡然间被一根又粗又烫的硬物给塞满,顿时周身酥麻,空虚

    的感觉尽去,但花蕊深处却更加燥热难耐了。

    看着李翰激动得脸色通红,秦雨宁不禁俏脸通红地嗔道「妾身哪有圣

    上说的那么好,啊」

    只见李翰的腰身开始缓缓运动,他双掌按压在秦雨宁的膝盖上,黝黑粗壮的

    龙根,也开始在秦雨宁潮湿泥泞的花穴内进进出出。

    「剑姬之美,足以令朕的后宫粉黛皆失颜色,朕终于能一尝剑姬的美色,剑

    姬可知,朕对你已是朝思暮想了多年」

    说罢,像是要把多年的苦思都尽泄出来似的,李翰提枪对着秦雨宁的花穴便

    是阵阵疾捅,直把秦雨宁操得哀叫连连。

    「啪啪啪啪啪」

    「嗯嗯啊,圣上妾身妾身要被你插死了」

    随着李翰一阵奋力的捣插,秦雨宁雪白的双乳不住地上下晃荡,粉红色的蓓

    蕾诱人无比,令李翰既舒爽,又看得无比地眼热。

    忍不住放开了她的膝盖,手掌覆上这对雪峰,不住地来回揉搓。

    「剑姬这对美乳,欺霜赛雪,圆润滑腻,简直美得没法形容」

    秦雨宁的胸口被李翰揉得阵阵发热,花穴内的蜜液不禁涌动,李翰察觉下身

    抽插得越发滑腻顺畅,顿时越战越勇,大力地抽送起来。

    「啪啪啪」

    「啊啊圣上缓些好吗,妾身被你插得好是难受」

    「圣上伯伯怎能怎能这般胡蛮横干?!?br />
    眼睁睁望着心爱的母亲被人这样捣插,哀叫连连的样子,林子轩心头是酸痛

    无比,恨不得上去代替李翰。

    听到林子轩的抱怨,一旁看得俏脸通红早已情动的卫皇后,便在林子轩脸上

    吻了一下,笑着安慰道「子轩无需为你娘担心,姨娘看雨宁妹此刻在圣上身下

    承欢的样子,可舒服得紧呢,她说的难受,其实是希望圣上插得再用力一些?!?br />
    她话音刚落,龙床上的两人已搂抱在一起,秦雨宁修长的美腿更是紧紧地盘

    在李翰的屁股上,随着后者每一次用力的捣插,她的腿也一下一下有节奏地跟随

    着李翰的耸动,好让李翰每一次的进入能够到达更深。

    「子轩,你看吧?!?br />
    卫皇后在林子轩脸上亲了亲,笑着说道。

    林子轩当即哑口无言。

    然而就在李翰跟秦雨宁二人行房正欢之时,前者忽然面色一变,额头上汗珠

    密布,大口地喘息起来。

    秦雨宁感觉到体内原本坚硬火烫的肉屌,正迅速地变软变小下去,不一会儿

    ,便滑出她体外,连忙扶住李翰。

    「圣上,先躺下歇息吧?!?br />
    孔眼后的两人看得愣了愣,林子轩有些愕然地道「圣上伯伯今趟似乎累得

    特别快?!?br />
    卫皇回答道「方才只是跟雨宁妹在床上亲热,圣上自是费不了太多力气。

    圣上如今得偿所愿,得以跟雨宁妹行房,自是难以自持。好了,子轩,我们也是

    时候该过去了?!?br />
    「这这样」

    正当林子轩迟疑之际,耳旁传来了秦雨宁的声音。

    「轩儿,你还要偷看到什么时候,还不赶紧来帮助你圣上伯伯?!?br />
    林子轩一颗心怦怦直跳。

    终于要来了早在来此之前,秦雨宁便跟他明说过,此次驱毒大有可能需要

    他不间断地为圣上李翰输送灵力,皆因李翰的龙体恢覆有限,单靠他自己,恐怕

    难以支撑完整个房事,事实也证明如此。

    李翰才在秦雨宁身上抽送了五六十回,便已宣告不支,倘若他无法将秦雨宁

    送上情欲高潮,秦雨宁势将无法把最纯净的元阴渡进李翰体内,驱毒大计也将失

    败。

    林子轩深吸了一口气,随着与卫皇后双双步入寝宫大殿。

    秦雨宁周身一丝不挂,极尽诱惑,林子轩到来后,秦雨宁落落大方地扶起李

    翰。

    「轩儿,由这一刻起,便由你不间断地为你圣上伯伯输送真气,直至整个驱

    毒过程结束?!?br />
    林子轩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敢拿正眼去望全身赤裸的母亲,只是跪在李翰的

    身后,点头应道「孩儿遵命?!?br />
    双手随即印上了李翰的后背。

    下一刻,李翰半闭的双目便逐渐睁开,感受着暖洋洋的真气,李翰长舒一口

    气,道「多谢子轩,朕又恢覆了元气?!?br />
    「啊圣上」

    只听见秦雨宁一声娇呼,原来李翰话一说完,他便一把抄起秦雨宁的双腿,

    将重新硬起来的大棒抵在后者的花穴口处,用力一捣,整条龙根覆又尽插于秦雨

    宁的蜜穴深处。

    「啪啪啪啪啪啪」

    得林子轩不间断的灵力输送后,李翰简直比方才勇勐了无数倍,他每一次插

    入,都尽根没入到底,每当他的子孙袋撞击到秦雨宁的香臀之时,总应声地发出

    「啪」

    的一声清脆声响。

    「嗯嗯嗯啊,啊圣上妾身要死了要死了」

    「啪啪啪」

    不论秦雨宁如何呻吟哀求,李翰依然挥汗如雨,疾插不休。

    秦雨宁修长的美腿被李翰提着,往两侧分开,随着他的每一记抽插,秦雨宁

    雪白的小脚恰好就在林子轩的眼前不住地晃荡。

    心爱的母亲被圣上伯伯这般狠插,林子轩看得又酸又痛,偏偏自己还得为圣

    上伯伯输气,好让他更有力气操他母亲。

    心念于此,林子轩胯间的一根大棒就硬得无比发疼。

    「有劳皇后服侍子轩吧?!?br />
    操干间,李翰没有忘记身后的林子轩,对一旁看得脸色发红的卫皇后吩咐道。

    眼前的场景,早就令卫皇后看得欲念高涨,当下她便爬到林子轩跟前,纤手

    娴熟地解开后者的裤带,褪下他的裤子。

    如白玉般的玉茎顿时弹了出来,卫皇后毫不犹豫地张开樱唇,再度含了上去。

    「啊」

    林子轩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李翰一边挥汗如雨,一边忍不住问「子轩,你姨娘服侍得你可还满意」

    「啊,圣上伯伯,皇后姨娘她这样令子轩很过意不去啊」

    「子轩是哪里的话,朕这十几年来对你娘朝思暮想,念念不忘,你娘为了拯

    救朕的性命,为朕献出了宝贵的清白之躯,让朕了却了多年来的心愿,仅凭这点

    ,朕不论补偿你们母子什么都觉不够?!?br />
    「朕操了子轩的娘,子轩便操朕的妻子,这既公平又合理,哎哟」

    李翰一声惨叫,原来他的手臂大腿分别挨了秦雨宁跟卫皇后各自一记掐。

    「这是妾身赏给圣上的,叫圣上口不择言?!?br />
    李翰「哈」

    的一声「朕得子轩之后助,现在勇勐得很,一点也不痛。子轩,不若我们

    伯侄二人来比试一回,看谁先送各自的女人登上极乐之峰」

    林子轩听得有些意动,他虽试过同时跟双修玄女、百合月见三女在床上欢好

    ,却从来没有尝试过二龙二凤竞赛,顿觉相当刺激。

    「可是圣上伯伯若无子轩之助,一会儿怕是」

    「哈,子轩所输的真气,已足够朕与剑姬大战三百回合了?!?br />
    李翰豪气地道,「三百回合内,朕必送剑姬登上高潮?!?br />
    秦雨宁美目满是嗔意。

    「你们啊」

    「子轩,开始了」

    李翰的大棒从秦雨宁体内拔了出来,随后将她的身子扶起,让她跪趴在龙床

    上,双手扶着她雪白的美臀,黝黑的大棒紧紧地抵在了花穴口处。

    一旁的林子轩脱完衣服,身前的卫皇后早已一丝不挂,柔顺地跪叭在秦雨宁

    的身旁,丰臀跟秦雨宁同样高高地翘起,呈现在林子轩眼前。

    两具雪白的胴体并排在一起,各种高高翘着香臀,蜜穴水汁潺潺,那场景甭

    提有多么地诱人。

    两个男人哪还忍得住,顿时扶着香臀,男根狠狠一插。

    「啪」

    「啪」

    「啊」

    「嗯」

    李翰的龙根再度进入秦雨宁体内之时,林子轩的玉茎也于同一时刻,进入到

    卫皇后的花穴里。

    龙床上,二龙二凤之间的大战陡然拉开。